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Pink bubbles(上)

CP:轰出 

文/柰

 

01.

轰焦冻回到教室的时候,绿谷出久已经睡了有一阵子了。

现在是下午五点,同学们还在特训,轰出于担心忽然请假的出久,自己一个人偷偷溜了回来。他看见绿谷趴在课桌上,头倾斜着,脸颊皱成了一团,半边脸颊红扑扑的,衬衣的扣子被他自己解开,大片肌肤裸露在外,看起来毫无防备。

 

轰焦冻并没有叫醒他的打算,而是静悄悄地来到他身边,把校服脱下,给正在发抖的绿谷披上。空气这时候沉静下来,除了轰的脚步声以外,一丁点声音也没有。

他坐到绿谷跟前,直勾勾盯着自己暗恋对象安静地睡觉,肩膀伴随呼吸有节奏的摇晃。轰焦冻艰难地吞咽,身体竟起了反应。窗外的天空仿佛被泼上了一桶火红的油漆,将半边天都染了个透彻。一阵微风刮来,吹进了忘记关窗的教室,窗帘像是整装待发的航船上的胀鼓鼓的帆。

可能是气氛刚好,也可能是轰彻底被绿谷吸引住的缘故,轰的心脏没来由地加快跳动,在不经意间,他就已凑到了熟睡的绿谷面前,在甚至连他睫毛轻轻的颤动,以及鼻尖轻喷出的热气都一并察觉得到的距离下,轻轻吻了绿谷温热的额头一下。

 

——喜欢。

——喜欢着他。

这份自内心深处的躁动与不安并没有给轰焦冻带来一丝一毫的麻烦,反而深深地让轰焦冻痴迷不已。他沉醉其中,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正是这时候,轰焦冻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绿谷有些不太对劲。他眨了眨眼睛,显然对自己刚刚发现的非常难以置信,为了防止是自己眼花看迷糊了,还特地狠狠揉把眼睛。如此反复多次之后,轰焦冻才敢暂时肯定了一点——绿谷那毛茸茸的毛发里,正赫然直立一双黑色的类似于猫的耳朵。

 

轰的大脑陷入死机,一脸难以置信,傻透了地干站在那里,心里打起了小鼓。

轰焦冻始终还是理智的,他转念想起这个时间点同学应该都快回来了,在慌乱中选择摇醒了出久。心想不管怎样,先把他叫醒告知情况再说。随后,睡得正香的绿谷茫然地被晃醒了。他还处于朦胧当中,奶声奶气地问道,“轰同学?”

 

正值青春期,又名思春期的轰同学表示自己真的有点把持不住了。

 

02.

揉了揉依然视线模糊的眼睛,绿谷的脑袋开始缓缓运作,他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和朋友道别,去了厕所又急忙回到教室,以及在那之后自己的惊慌失措和无奈,还有自己身体突然出现的奇怪的症状……

总算是把前因后果给思考个明白,出久才想起自己跟前还站着个大活人,急忙抬手红着脸把头上的两只猫耳藏了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将视线移到轰焦冻的脸上,却发现他的表情除了淡然别无他样,一脸‘别躲了,我都看见了’。他才很艰难地承认自己的猫耳其实已经被对方看个一清二楚的事实。

“没关系的绿谷,我不会介意。”轰安慰他。绿谷木讷地点头,手缓缓放下,脸又很快重新皱成一团,嘴里嘟囔着:“这可怎么办啊……”

 

看着这么焦急的绿谷,焦冻有些心疼,于是他捏着下巴思索起来。

“绿谷是多久发现的?自己有了猫耳这件事。”

“中午去吃饭以后……”

 

绿谷又想到了当时的情况。那时候本来是打算和丽日、饭田两人一起去学校到处走走散步什么的,没想到刚离开食堂,头上便有种异样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企图从他的脑袋内部钻出来,那种奇妙的感觉就像是在土壤中挣扎的幼苗。可他有些惊慌,他一时感到浑身难受,燥热难忍,停下了原本前进的脚步,急忙和自己的朋友道别,转身跑去厕所。幸好当时在厕所的学生不多,绿谷仗着自己身材矮小,不容易引人注意的优势站在了镜子前,被自己头顶的两个毛茸茸的东西吓坏了。那两只猫科动物才会有的耳朵还一动一动的。太吓人了。绿谷心想。

他尝试欺骗自己,认为这是迟来的愚人节玩笑,估计是某个缺心眼的同学给自己使用了个性,他伸出手想试试看能不能把它摘下来,却发现摸起来痒痒的,并且随便拉扯一下就会犯疼。最后,他忍下要使用OFA的心,痛快地给了自己一巴掌,除了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以外,还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绿谷感觉自己脑袋疼。

 

他一路躲躲闪闪,遮遮掩掩地回到教室,最后在给相泽老师发送信息以后,他呆坐在课桌上,又走进窗边,将其打开,冰凉的风顿时拂过面颊,绿谷闭上眼睛尝试放空了紧张的神经。可能是先前情绪失控,如浪潮般袭来的疲倦随时间的流逝逐渐侵占了他的意识,虽凭着意志坚持了一阵,但终于还是熬不住困意在课桌上趴着睡着了。

然后,就到了现在。

 

03.

“这么说,绿谷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是出了什么状况?”轰焦冻听完绿谷的叙述,做了简单的总结。绿谷什么也没说,低着头,算是默认了。轰抬头看了墙上挂的钟,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赶紧说,“绿谷你收拾下东西,我们先离开学校吧。”

出久也意识到这一点,应了声好,把堆在课桌上的书全一股脑塞进书包,站起来打算和轰焦冻一起离开。

 

轰焦冻在拿过绿谷递给自己的外套后,手停在半空,想了想,又重新把衣服盖在了绿谷的头上。他知道绿谷现在张开嘴会想说什么,他赶紧解释道:“我不冷,绿谷你先用着。”他们离开教室,,轰焦冻一直走在绿谷的跟前,把他挡在身后,看起来就像是绿谷请的贴身保镖一样。只是比平常的要帅一点,可靠一点……喜欢得不止一点。

绿谷投向一个感激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发出感叹,“发生这种突然状况,遇见的是焦冻君真是太好了。”

 

轰焦冻猛地一怔,感觉心脏忽然停止了跳动,似乎被人猛灌了烈酒,脑袋变得晕乎乎的,走路也摇摇晃晃。他转过头看向绿谷,与出久的视线撞在了一起。绿谷对轰焦冻的异样浑然不知,艰难地从衣服里探出头,头上的猫耳摇晃几下,朝他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出久眼睛眯成一条缝,雪白的牙暴露无遗,映着不远处洒落的光亮,耀眼又过分美丽。

人生对大部分人,也包括了轰焦冻来说,就是一场糟糕透顶的悲剧电影,而幸福的瞬间便是电影中途插播进来的广告。如果可以,轰焦冻想按下这场电影的暂停键,永远停留在这一刻,甜腻腻的情丝犹如牛奶般倒进他的胸腔,像慢慢融化在口腔里的糖果,他屏住呼吸,试图用尽浑身解数去记住,把它烙印在岁月这条慢慢长河之中。

 

 

TBC.

不会写很长,三篇内完结

想说周末更新,不过承诺给多了万一又没做到似乎不太好……(无休止的碎碎念)

 


评论(2)
热度(87)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