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撒谎的糖果



CP:樱桃(阴阳师)


文/未来

图/慕七



桃花妖坐在樱花树下,正在思索着什么。

风在她面颊上匆匆留下一吻后便悄悄离去,剩给她的,是一头凌乱的发和那双似乎有些愁苦的杏眼。恰巧这时,正在不远处休憩的樱花妖发现了她,笑着轻轻走了过去。


“你在想什么?”樱花妖弯下腰,歪着脑袋询问她。桃花妖似乎被吓了一跳,两颊瞬间通红,别过脸,躲开了与樱花妖的亲密接触。——这个反应樱花妖也有点吃惊,但她丝毫没有在意,依旧笑吟吟地看着她。

桃花妖看着正微笑的樱花妖,此时已至深夜,瘦弱的残月高挂天穹,被宛如银纱一般的云雾遮挡着,看起来朦胧而又虚幻。月光便宛如河水般,柔和地洒落在樱花妖的后背,给她缥缈的轮廓镀上一层银边,美丽的面颊变得更加苍白,柔软的黑发轻轻摇晃。桃花妖眨眨眼睛,心想。这么漂亮的妖怪,怎么可以就这样嫁给一个短命的人类呢?真是不值得啊……思至此,桃花妖下意识地摇摇头,看见樱那迷茫的眼神不由得充满着宠溺地笑笑,伸出手揉了揉樱花妖的头。


“所以说——怎么啦——?”樱花妖噘着嘴,像是被桃这个举动惹恼一般皱着眉,叉着腰,直瞪着她看。

“不,没什么。我就是想这么做而已。”桃花妖很配合得抱着手臂,一脸的不屑,像个仿佛要去毁灭世界般的美少女,随即又被这么幼稚的自己和可爱的樱花妖逗乐,用袖子遮盖住脸,闷笑几声。一时间,两人陷入沉默,而后桃与樱对视几秒,又一次一起笑了起来。

“给。”

桃花妖将自己一直放在背后的礼盒拿在手上,递在了樱的面前。

“这是什么?”樱歪过脑袋。

“是晴明大人送的礼物哦。”樱花妖呵呵笑,“据说是一种非常好吃的软糖呢。”她说着便将盒子打开,里面那些五颜六色的糖果顿时吸引了她们的注意,两个少女凑在一起,看着这些被捏成熊猫形状的糖,眼睛里便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还说啊,这种糖有辟邪的作用哦,所以绝对不能一个人独享……”

这时候,樱花妖已经听不清桃花妖说的话了。她看着桃花妖翕动的纤薄嘴唇,还有那双沉浸在甜蜜糖果的眼,仿佛掉落至外太空,流连于散发出永恒光芒的恒星之间,沉迷于这迷蒙梦幻的黑夜之里,迷失在一个茫茫荒原的小小星球之中。

而桃,是她唯一闪烁光芒的指路人,她的希望之光,她唯一的希望。她牵起樱的手,踏在星河之上,一步一步走回属于她们两人的故里。


桃花妖忽然凑近樱,“你要吃吗?”樱稀里糊涂地跟着点点头,脑子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当中。随后,樱接过了桃手中的软糖,用手指捏了捏。恩,真是软的。这么想到,她啊呜一口咬了下去,顿时一股甜腻腻的芳香满溢在她口腔,——是酒!电光火石之间,樱花妖立即意识到为什么晴明大人一定要告诉桃,这种糖非要在不是一个人的情况下品尝……那是因为,害怕酒量不行的桃醉了啊。

可是……

如果自己就这样阻止桃花妖吃掉自己珍藏许久的糖果,就绝对是一个好办法吗?显然不是的。刚刚桃花妖一个人坐在樱花树下暗自伤神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正在踌躇是否要找人一起分享掉这一盒糖果吧……陡然,一个奇怪的想法赶在第一颗糖在胃中彻底消化之前钻进了她的大脑,并逐渐占据了她的意识——

“小桃。”

“?”桃花妖歪着脑袋看了过去。

“让我们一起,将这盒饼干全部一点也不剩地吃掉吧!!!”

“好的?!”

从刚开始犹豫到现在的斗志满满,樱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桃花妖有些被吓到了。但她依然十分高兴地愿意与樱花妖一起吃掉这盒味道有点奇怪,但依然有些好吃的软糖。

诚然,刚才自己一直都在困惑的,就是应该用什么理由把樱花妖约出来,然后和她独处。然后,一起吃掉晴明大人亲自送给自己的宝贝。不过现在看样子,她已经完全不需要再去担心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了呢。因为——她不就正坐在自己的跟前吗,娇媚的侧面,纤薄的唇,长长的睫毛,这全部的全部,都在一刻不停地吸引着桃花妖的注意。

樱花妖实在是太美了。总是会惹得人浮想翩翩。要知道,她多么喜欢这个与自己的本体有着千万缕联系的妖怪阿……



此时,樱花妖一边举起手,亲自喂着满脸通红的桃,一边自己也开始品尝起来。两个人吃着糖果,一边有说有笑,眉目之间缀满了欢乐和愉悦。一会儿调侃对方一下,一会儿又被对方调侃回来,在这只有两人的绝佳场景下,打打闹闹。

夜,清凉的夜将两人笼罩,身旁的小溪流着泉水,叮咚叮咚地时不时掉进两人的耳中,青蛙的叫声隐没于不远处的树林之间,薄纱般的云雾已经被风撩开,残月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光铺满整个大地,微风轻轻拂过,樱的发便摇曳了起来,如同海浪一般,规律而又美丽。

千百年来,这是樱,桃头一次认为原来夜晚也可以美得如此惊心动魄而置人于死地,那种纯粹的东西犹如一双手紧紧掐住她们的咽喉,使她们难以呼吸,又令她们对此依依不舍难以移开视线。渐渐地,两个人靠得越来越近,两具瘦弱而美好的躯体紧凑一起,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被对方只晓得一清二楚。

樱花妖开始有些不胜酒力,脑袋晕乎乎,面颊滚烫,她尝试着摇摇脑袋,却发现伴随着每一次的晃动,都使大脑变得越加沉重,她仿佛就要立即掉落在深海当中,万劫不复,烟消云散。


就在她愁于如何是好之时,一个柔软的东西忽然向自己靠近,巨大的阴影投影在樱的面颊上,她惊慌地眨了眨眼,当她企图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更加柔软的物贴上了她的唇。

她的脑袋在这时候开始飞速运转起来,根据其周身所散发的香气来判断,这个靠近自己,亲吻自己的人正是桃花妖。随即,她嗅闻到了她身上浓烈的酒香——她醉了。


随后,她们交换了一个缠绵、深情的吻,酒就像雨天,粘稠,使大脑变得云雾缭绕,又像雨,明明自己本不想奔跑,却在雨滴砸中衣衫的那一刻开行动起来。

酒也如此,它企图用自己的方法来驱使着她们做着自己曾经不敢对对方做的事情。


一吻过后,桃伸出手,轻轻摩挲着樱花妖的面颊,她的眼睛不知何时沾满了水雾,发红的眼眶使她看起来更加动人,樱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搏动得越来越激烈,耳朵发出嗡嗡的声响,世界仿佛已经天旋地转。

接着,桃花妖再一次抱住了樱花妖,“阿…真的,真的好喜欢樱呢。”


这一声感叹,其中包含了桃千百年来的思恋,她的愁苦,她的爱慕,她的苦涩与艰辛,这些繁冗呈长的情感一瞬间犹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滚烫的岩浆犹如千万野马般冲向樱的胸腔,令她一时间疼痛难忍,眉目写满了哀愁。

这,就像是诅咒,又像是情诗,每一个字都那么动人而令人心碎。


“笨蛋,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蠢话?”

没有任何的答复。樱花妖用手指抵在桃的两瓣唇上,眼睛里流露出的是无限的宠溺与爱,她微然一笑,看起来却还是那么苦涩。



END.


评论
热度(67)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