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决裂宣言.

CP:米英[kq.幼年注意.]

文/未来

[赠我毒.] @图穷匕见_ 

 


“亚瑟——你什么时候才来陪我玩啦?”

“阿尔弗,你吵到我啦!我还要看书学习的呢。谁像你这样天天都闲在那里的?”

“这我也没办法啊,谁叫我是国家的king嘛。”

“你这家伙,这算是什么奇怪的理由?再说你还不是King好吧?”

 

这样类似的对话几乎每天都能在黑桃国城堡后面的那座特地为准Queen修建的花园听见。

只见,亚瑟“啪”地一声将书合拢,他皱着眉,有模有样地开始教育起阿尔弗雷德来。“你说你身为一个准国王,成天不好好学习,只知道来给大家造成麻烦,还包括我,你可真是孩子气。”阿尔弗雷德不耐烦地噘着嘴,“切~亚瑟你吵死啦,明明是你太小气了!”

“你……!”

“好啦好啦。”王耀无奈地笑着,将两个看起来马上就要挤在一起打架的小家伙挪开。亚瑟气得把脸都涨红了,无论他母亲在带他来见阿尔弗之际告诉他阿尔弗雷德到底有怎样的调皮,亚瑟都没办法想象竟会是这副模样!可以说,简直是令他大跌眼镜!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瑟咬牙切齿地说,“我不会再理你了,哪怕一次!你给我记好了!”就这样,柯克兰的‘决裂’宣言告一段落,然如此绝对的言语换来的,却是阿尔弗雷德嗤之以鼻地回复:“好啊,那就这么定好了!”

 

最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一个朝城堡走去,而另一个则走去了花园的更深处。

 

 

时间大概为清晨,王耀不知道他是多少次看见亚瑟这样孤零零地坐在花园中央的椅子上,翻阅有关魔法的书籍了。如今正值冬季,这片曾经被誉为黑桃国花种最为繁多的皇家花园,现在依然还在的花朵已经寥寥无几,大部分的花已经枯萎,唯独亚瑟身边那几株鲜艳的玫瑰花丛还在怒放(应该是受到亚瑟魔法影响的缘故)

而亚瑟就坐在这丛花的跟前,穿着大人模样的浅紫色风衣,带了礼帽,胸前系有大大的蝴蝶结,看起来有一种令人惊羡的美。虽说是冬天,但偶尔还是会有阳光洒下,这时候还能看见他长长的睫毛被光照亮。

“亚瑟,真的不去和阿尔弗雷德那家伙和好吗?”

亚瑟一怔,旋即抬起眼皮,看了看眼睛里包含着担忧目光的王耀,若有所思地摇摇头,“和好的要求,我已经告诉他了。剩下的只看他是如何行动的了。”

“原来是这样啊……”王耀不经意地一瞥,发现亚瑟并非是在看魔法书,而是在看科普鲜花的百科全书。

 

“啪。”

亚瑟皱着眉将书合拢,轻轻瞥了一眼Jaker,翠绿色的眸里缀满了不满,站起身后,便朝着不远处还未冻结的水池走去——显然在不知什么时候,王耀已经扫了亚瑟看书的兴致,目送着亚瑟远去的身影,王耀不禁感叹一句:现在的小孩都真难懂啊。

 

亚瑟顿时感觉自己的背后一股寒意,想也没想便向图书馆的方向一望,果不其然,他又把偷偷躲在桌子后面,透过玻璃窗看自己的阿尔弗雷德逮了个正着。阿尔弗雷德似乎是看自己看入了迷,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视线的去向。恰好这时候,两个人的目光很不幸地在空气中相遇了,阿尔弗雷德才慢吞吞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发现,才赶紧又藏了起来。

 

消失不见的阿尔弗雷德令亚瑟哭笑不得,他没想到,他为了不和自己说话,竟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在远处偷偷看自己?亚瑟止不住地冷笑。

他越想越没办法理解阿尔弗雷德,为何他非得以这种方式观察自己动向?心里的焦躁令亚瑟那眉毛与眉毛之间挤出了一个“川”字。

 

他深吸一口气,便径直走向花园内的小石潭附近去了。

 

“王耀是个笨蛋。阿尔弗也是个笨蛋。明明我没有了,却非说我还在生气。哼,阿尔弗那个家伙再不和我道歉的话,我就不会再原谅他了。每天就知道在远处偷偷看我却不来找我说话,我看起来有那么可怕吗?和那些女管家还好像很亲密的样子。”他一边走,还一边振振有词,显然对两个人是极度地不满。

 

达到了目的地,亚瑟蹲下身,望着这冰凉的湖面上自己难过的倒影。

这里是皇家花园最深处的石潭,它很小,估算两米长便已是极限,四周被竹林环绕,疏忽间,一段回忆悄悄跟着风吹过,令他想起曾有一天,阿尔弗雷德为了自己跳进水中去寻找里面自己掉落的手环,最后湿漉漉地爬上岸,手里正举着自己遗失的物品。虽然最后的结局是阿尔弗雷德因此而发烧了一个晚上,而亚瑟便一直守在他的床边,陪着他不肯睡觉。想到这,亚瑟的心忽然感觉到一阵暖意。

——这就是他们两个的牵绊啊。

这么想着,他开始后悔自己说的那么果断而幼稚至极的话了,但让他去道这个歉,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当他还在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的时候,亚瑟觉得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觉得他应该是看错了。

难道是因为太过思恋那个人而出现的幻觉?亚瑟苦笑道,

因为此时,他的身后正站着阿尔弗雷德。熟悉的紫色风衣,还有那抹微笑,以及那双湛蓝,似同透明的蓝天般的眸。

“飒飒。”

他感觉有人在触碰他的肩膀。

 

“阿尔弗?”亚瑟刚打算扭过头,却怎料,身后的人狠狠将他狠狠推进了湖中,扑通一声,打在脸上的水让他惊慌了起来。一时间,那些钻进鼻尖、眼睛里的湖水,以及那冰凉的触感不断刺激着亚瑟,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他拼命向上游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伴随着每一次行动都变得更加笨重,慢慢地,他不幸发现自己在往下沉。就在他认为自己必然葬身于此的时刻,一双手有力地拉住了他的手,亚瑟便犹如抓住救命稻草般狠狠拽住这双手不放。随后,他终于浮出水面。扑面而来的冷气令他打了个寒战,他拼命大口呼吸,却被还残留在喉口的湖水呛到,于是拼命咳嗽起来,他努力睁开眼,看是谁这么大胆将自己扔进水中,他抬起头,迎面的却是一个大大的微笑。
“亚瑟,我找到你想所说的花了。”

 

“你是蠢货吗!”

柯克兰暴怒,对着阿尔弗雷德咆哮到,因过于寒冷而下意识地紧紧怀抱着自己,在水中浑身颤抖。“嗨,亚瑟,你别生气,你先听我说——”阿尔弗雷德将这只可怜的猫咪揽过抱在怀里,即便他知道自己的体温和亚瑟的差不到哪里去。

他轻声哄着他,“不要生气好吗?如果讨厌我,也不要松开我的手,可以吗?”

 

阿尔弗雷德在祈求他。

这是亚瑟从来也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他抬起眼皮,盯着阿尔弗雷德,眼睛里透露出困惑的眼神,阿尔弗雷德吻了吻他沾着水的睫毛,接着又嘴里迅速默念了几句咒语,一个奇妙的变化便在水中发生了。

 

只见,水下霎时间长满了整整一个石潭那么多的树枝,它们每一根树枝都是独立的,没有尽头,也没有来由地生长着,树枝上的枝桠也在拼命地向前方延伸着。随后,一朵又一朵仿佛被人刻意用红色墨水点缀在树枝之间一般的小而紧簇的鲜红的花朵盛开了。

 

“啊……我翻遍整个图书馆的有关鲜花的资料,知道在冬天开放的花朵,且又是红色的,便只有在东方生长的梅花了。为了这个,我还特地去询问了一下图书馆那边的女管家呢。”阿尔弗雷德稍作停顿,接着又说,“由于在这里没有,所以我就只好用魔法把我想象到的梅花展现出来了……”

亚瑟听罢,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转过身,狠狠抱紧了阿尔弗雷德,放声大哭。

“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真的好漂亮。”他抽噎着说,嘴角有个浅浅的弧度,眼睛里溢满的净是泪水,洁白的面颊上混着泪水和湖水。

 

阿尔弗雷德沉默地拥抱他,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这是他们从初遇开始都聊起的话题,这是亚瑟母亲在世时讲述的最后一种花,所以这才让亚瑟如此记忆犹新,到最后即便只是看见这一抹虚幻的影子便哭得泣不成声的原因。天上还落着雪花,阿尔弗雷德只是紧紧抱着他,两个小小身体凑在一起,在湖面上所构成的图案,称之为“爱”。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故事,你还记得起来吗?亚蒂?”时间为早餐,阿尔弗雷德望着窗外落下的雪,将这个儿时的故事娓娓道来。

“啊,这件事情有发生过吗?不好意思,我完全记不起来了呢。”亚瑟大大咧咧地说道,端起茶杯啜了一小口茶水,左手食指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接着,无视阿尔弗雷德在他对面发出“什么啊”的牢骚,亚瑟露出了那天早晨的第一个微笑,“笨——蛋。”

 

END.

 

送给我亲爱的夫人,毒毒,我想爱她到永远。


评论(4)
热度(103)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