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连载]Long time no see.03

CP:米英[国设.]

前文回顾:【01】【02】


03.


文/未来


“你看,拜你所赐,把这惹人烦躁的雨都带来美国了啊。”

 

阿尔弗雷德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挂着微笑。湛蓝的眸里闪耀着别样的光芒,就像一朵绽开在雨天里的蓝玫瑰,美丽而具有诱惑力。与其说是在发牢骚不如说,是在调侃。亚瑟故作别扭:“你得好好感谢我,现在多亏这场雨,在外面吃饭的人一定很少了。”他说话时,也是笑着的。

那把淡蓝色的伞被阿尔弗雷德撑了起来,其长度刚好可容纳两个人。他说。走吧。

 

正所谓实践出真理,这句话一点也没错。当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两人前去商店时,所见之景完全说明了亚瑟的说法是错误的,并且实际情况还与他说法背道而驰:大部分人因在下雨之前出门而没有带雨伞,所以当雨落下时,他们只能迅速跑到附近可以避雨的地方,并在那里稍作歇息。逐渐地,在商店门口躲雨的人越来越多起来,导致现在,商场的正门口挤满了不想买东西,只是简单避避雨的人。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好不容易挤进商场里面。

喘口气以后,阿尔弗雷德牵起亚瑟的手就往电梯里钻,他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其中一层楼的按钮。看样子,阿尔弗是已经决定好要吃什么了。

 

紧接着,他们走进一家日式餐馆,里面灯光暗淡,人很少,如同繁星般点缀在店里不同地方,店员都非常应景地穿着浴衣,忙忙碌碌四处走动。里面还播着一首不知名的日语歌,是女声,声音嘶哑,低沉,就像一杯午后的香醇美式咖啡。坐在柜台的一位年轻小姐发现了他们,赶紧走出来迎接。“请问两位先生是打算坐哪儿?”

“包房。”阿尔弗赶在亚瑟开口答复之际回答到。

“好的,请稍等。”只见年轻女士拿着本子在里面唰唰唰记录什么,随后抬起头:“请跟我来。”亚瑟一头雾水地跟在阿尔弗雷德身后,一起进了一间房间,里面很别致,墙上贴着纹有鲜花的壁纸,房间中央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木桌,上面有一些必用餐具和餐前水果,桌下两个坐垫相对而放。再往左往就是窗户,从上往下看,外面佳境一片:樱花树有之,小桥有之,鱼池有之。

 

年轻女士朝他们微然一笑,“还是老样子吗?琼斯先生。”阿尔弗雷德随即回头笑着说,“恩,不过这次是两份。”店员重新拿出笔记本写了几句话,便离去了。阿尔弗透过亚瑟的面部表情,看懂他的疑问,于是他推了一下镜框,说道:

“每个人只能问三个问题,如何?”亚瑟接下话茬,“我先吧。”

“第一,为什么这里的店员会对你如此熟悉?”
“因为这是小菊来美国做客时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听完,亚瑟点点头,表示他认可了这个说法。

阿尔弗雷德又喝了口水润润嗓子,“该我了。”他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身子微微向前倾:“你最近为什么会看起来这么疲倦?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大概阿尔弗雷德这一捅,不幸正中亚瑟的心口。他一怔,随即把脸撇了过去,“因为工作越来越忙了,要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所以很疲倦。”

“看着我。”阿尔弗雷德说,“如果这是事实的话。亚瑟,我知道你撒谎时,总是不会和别人正视。”

“那又怎样。”六分较真中带着四分任性,亚瑟转过头,与他的目光在空气中相触了。两人一时无语,浅浅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洒落在这件沉默的房间当中,阿尔弗不禁感叹,那双绿眼如同浩渺的海洋,无论多少次,自己总是会深陷进去,无法自拔。他耸了耸肩,“可这是刚刚的约定,回答者必须要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有些事情,必须要在某些特定的时间点说,如果错过了,就只能等下一次了。阿尔弗雷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亚瑟低下头,苦笑道:“我已经很累了。”声音里净是忧伤、艰辛,还有苦涩。

他怎么会不想告诉阿尔弗雷德,他现在正受到的煎熬?但无论是他的自尊心,还是其他因素,都在阻扰着他,令他不能去和任何一人求救。在亚瑟的心底,这就犹如一个结,他想去解开,然而只会把一切弄得更加糟糕,无言以对和时机未到成为了最佳借口,他单枪匹马,孤独一人,在这只属于亚瑟.柯克兰的战争中,不断以失败告终,伤痕累累。面对敌人,他所能做下的抉择即是站起来再继续战斗,直到精疲力尽。

 

正当他想起什么,刚准备开口告诉阿尔弗雷德时,忽然纸门被推开,一个身着浴衣的女子小声说:“失礼了。”接着将手中的两个餐盘分别放在了亚瑟和阿尔弗的跟前。顿时,属于食物的清香扑鼻而来,亚瑟低头一看,发现是来自东方特有的被称之为米饭的东西。除了米饭以外,还和着其他的食材,大概是被切得很碎的蔬菜之类的吧。

一时间,亚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做什么才好,眼巴巴地看着对面已经开始大口扒饭的阿尔弗雷德,向他发出了求救信号。只见,这个美国大男孩看见自己的爱人这么手无足措的模样,心里乐滋滋的,他指了指被自己握住的勺子:“米饭用这个吃。这饭呢,在日本叫做泡菜炒饭。味道很好,你尝尝看吧。”话虽这么说,但亚瑟还是犹豫了许久,他颤抖着手用勺子舀了一些,紧闭着眼把饭送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好、好烫!”亚瑟猛地丢下勺子,用手不断扇着嘴巴,万万没想到的是,里面还有辣椒,令亚瑟差点认为他要失去自己的喉咙了。阿尔弗雷德在一旁笑得差点背过气,心想,自己头一次吃这些东西的时候都没他那么夸张。瞧瞧他,脸颊红得不像话,亏他还自称什么绅士。分明是笨蛋一个啊。“你,你不来绑我就算了,还小!!”可怜的柯克兰已经被烫得晕头转向的,说话都不利索了,急得瞪琼斯好几眼,眼角似乎还有泪珠。阿尔弗雷德这才把一杯刚倒的凉水递在他面前,说,“慢点喝,小心别呛到了。”然而亚瑟哪里管得了这么多,拿起水杯,忙不送地端起水杯咕噜咕噜往下咽,结果立马就被呛住了,他一边咳嗽,一边直喊好辣。

阿尔弗雷德哭笑不得,跑到他的身边,坐了下来,轻轻将他揽在怀里说,“好啦,好啦,你稍微冷静一下。”亚瑟彻底陷进他的怀抱里,并顺势抓着阿尔弗雷德的衣领,他眼眶湿漉漉的,闷闷地应了一声“恩。”

 

终于恢复平静过后,亚瑟才逐渐发现他和阿尔弗雷德的姿势太过亲密。此时此刻,两个人紧紧依靠在一起,亚瑟瘦小的肩膀靠在阿尔弗雷德坚实的胸膛上,强烈而有力的心跳声不断传过来,还有头顶时不时会吹打在自己面颊上的呼吸,一切都开始变得暧昧至极。亚瑟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他仰起头,看着这个人,虽然老是会和自己斗嘴,却在某些方面意外可靠。阿尔弗雷德接收到亚瑟的注视,低下头,吻住了他。

 

亲吻时,亚瑟闭着眼,只有一片光热,他感觉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膨胀,阿尔弗雷德正在温柔地占有他,丝毫不带一点心急。一吻过后,两个人都微微喘息着,阿尔弗轻轻凑在亚瑟的耳畔,说“亚蒂,我们有多久没有做爱了?”亚瑟狠狠推了阿尔弗雷德一把,打了他胸膛几拳,“色鬼,走开吧你。”

 

最后,两人匆匆吃完了饭,结账过后,踏上回到公寓的路途。这时候,雨已经彻底停了,为了能够快一点到家,他们选择打的士。亚瑟坐在车内,透过玻璃窗看着这座城市。

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这些闪耀的霓虹灯如同夜间奇妙的灯火,在亚瑟的眼里,摇摇欲坠。多少人,献出一切,流尽了鲜血,只为了一座城市一个国家昙花一现的繁华。亚瑟不愿去回忆悲伤的过往,因为现实就是如此。即便他再怎样留恋,步步回头,也只能向前走。回忆洒了一地,也只能当做天上落下的繁星。他站立于高处,狂风呼啸,岌岌可危。子民需要他,阿尔弗雷德需要他,即便现在,有多艰辛,也要坚持下来。他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阿尔弗雷德,两人的手紧紧牵在一起。

 

这时,他的脑内突然发出“叮——”的声音。困意上涌,亚瑟的脑袋开始变得昏沉沉的,他感觉自己似乎正在不断下坠。——糟糕了,亚瑟想到,为什么会是在这个时候。他强撑着意识,不希望自己睡着。他的另一只手伸向阿尔弗雷德,可是他的胳膊却变得越加无力,就好像,他和阿尔弗雷德之间的距离隔着一条漫长的星河,遥不可及。

 

这样下去的话,又会和以前一样……

 

然而,当亚瑟再一次睁开眼时,自己已不在出租车内,而是到了别的什么地方,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没有了重力可言。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平年时期的阿尔弗雷德。熟悉的白衬衣,和那天真烂漫的微笑成了他独有的标志。微风吹过,亚瑟难过地抱着自己,他感觉到寒冷。

“你是谁?”平年时期的阿尔弗雷德歪着头问道,怀里还抱着一个精致的铁盒。

“我……”亚瑟愣了一下,随即微然一笑——

 

“一个深深爱着你的人。”

 

 

 

TBC.

 


评论
热度(45)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