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生贺]抓住你.

CP米英[怪盗米x技术不精的小偷英]

卡豆生日快乐!!!!啾咪!!!!!原谅这么晚才发!!希望喜欢! @上下一口丷一 

 

 

亚瑟深吸一口气,再重新睁开眼。

好的……看看现在有任何变化吗。

 

一百八十楼层高的高空。还有触手可及的玻璃窗。(或许只消轻轻一挪,他便可重新回到大厦,而不是紧紧拥抱着某个人,以防自己摔落至死。)位于地面一排排闪着红灯的警车。还有面前这个戴着银色金属眼罩的金发男人。

显然,和闭眼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一模一样。正当亚瑟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打算再次闭眼时,跟前那个揽住他腰的人的手力道似乎变轻了。他只觉身子一轻,自己几乎已经算是仰躺在半空。

 

说来也是奇怪。

他完全不清楚到底事情为什么会发生成现在这个模样。

被迫与一个神秘男子一同吊在有好几百米的上空,要不是对方有着固定绳,他们恐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但亚瑟明明记得他只不过是准备跑进一家位于美国华盛顿最为繁华的大厦中去偷走珠宝店的东西,然后跟着自己搭档霍德华一同逃之夭夭。正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对于一个以偷东西为生的人而言,这不过是正餐之前的甜点,小菜一碟。

 

那时他已经坐上了上到一百八十楼的电梯,穿着褐色的棉衣里面套着雪白的衬衣,面上还为了以防被认出戴上比自己脸大出许多的黑色圆形镜框的眼镜。他在里面安静地聆听着里面悠悠传来的经典音乐,与他同一时间站在电梯里的,还有一名看起来非常强壮的男性。

他戴着鸭舌帽,还特地将衣帽也一同戴在头顶,由此,他的面颊彻底掩盖在浓浓的阴影当中。根据他的高挑魁梧的身材,以及这身打扮——深黑色的外套,背后还印着超级英雄漫画插图,底下套着蓝色仔裤,穿一双淡蓝色帆布鞋——亚瑟推测,他应该一名大学生。他在走进之际,按下了与自己即将达到的楼层还要高一层的按钮,一百八十一楼。

亚瑟还在寻思,这个男孩就忽然转过了身,面朝亚瑟,让他吓了一跳。他的嘴一张一合,似乎打算说些什么,亚瑟刚将身子前倾打算听个仔细时,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了。于是亚瑟只好悻悻然地走了出去。他对于待会儿即将发生的事情,太过期待,不曾发现自己在意过的这个男孩也在门即将合拢的那一刹走了出来。

 

起初,计划正如其进行。

一副乖巧大学生的做派。他安静地选中了一名叫做珍妮的女孩子——实际上他看她许久了。珍妮待人真诚,扎着高高的马尾,典型的美国人。脸上永远挂着灿烂的笑容,似乎连眼睛下方的雀斑也因此而感染了那灿烂的笑容,而变得闪闪耀眼——他向这个好心的珍妮表示,自己打算为自己的未婚妻买一套耳环,作为独特的订婚礼物。

珍妮一面恭喜他,一面弯腰细心挑选过后,从柜台里取出了一对耳环。

它是月牙形,里面还镶嵌着一颗偌大的钻石,在灯光下闪闪发光。耳环做工细致,单单看起来便知道定是价值不菲。

 

——这枚耳环,确实与其他珠宝毫无二致,漂亮的装饰,奢侈的内在。要去抢,那可以说是哪里都能有,也确实费不着亚瑟千辛万苦爬了一百八十楼来到这家小小珠宝店光临。

由此是谁也能想通,亚瑟的重点并非在这珠宝上。

凡是和亚瑟一个行头,谁都知道,这座大厦的戒备有多么严密,多么的细腻而天衣无缝,恐怕只要大厦的警报一响,无论是技术再了不得的小偷、怪盗,恐怕也是插翅难飞。

 

这栋大厦从外表看起来就像是是由一个又一个玻璃窗构成,有时晴空万里,湛蓝的天全然映在了玻璃上,好似一纯天然的油画,惹人遐想,忍不住止步停留。

但其实,大厦内里结构复杂,可以说是现代科技的结晶。

整栋楼伫立在此地犹如庞然大物一般,它很高,直冲云霄,令人看着都不寒而栗。

它的名字叫,Make Memory Place.简称,“MMP”.

 

亚瑟在进入正门,乘坐电梯时也注意到了:位于电梯旁的紧急逃生门是自动的,同时自带了刷卡机。这意味着,只要遇见紧急情况,就必须得持有证件照的人才能通过,并且只要被机器认定为“危险分子”的家伙,无论是持有店员证件照,还是简单的顾客证件照,都不可能打得开门。(并且这里警察多到令人惊讶,根据他们的站姿以及服装看来,他们可能大部分都是训练有素、做事快捷、各怀身手的佣兵。)

倘若是遇见火灾还是其他情况,这自动门也带有别的准备,虽然发生这些情况的几率几乎为零便是。

毕竟,这里光是打造,便是花光了各国设计师的心血,不仅仅是媒体在意他们,甚至连国家领导人都在时不时打听这座大厦的建设情况。开业之后,每天参观的人数也是多到令人大跌眼镜,里面的营销量出奇的好。许多的企业家挤破头也想在这栋大厦里占有一寸之地。

可以说,能从这里哪怕偷走一样东西,在哪一行业,都能引起不小轰动。于是年纪轻轻,渴望做出点大事的亚瑟.柯克兰,心动了。他在江湖晃荡许久,却从来无人问津。

他渴望被牢记。渴望被知晓。甚至希望能有崇拜者。于是,他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来详细分析里面的构造,通过不同渠道拿了不少关于这里的小道消息,还买通了这大厦众多门卫中的一个,详细摸清了他上班的时间点。自己也是间断地亲自光临此地。

 

从炎热的夏季,走到了风中也能感受丝丝凉意的今天,也就是9月1日,漫长仿佛无止境的等待过后,他总算打算动手了。

 

回忆在此停止,再次回到现在。

当珍妮将那对耳环彻底呈现在亚瑟面前时,

——Bingo.

柯克兰微微一笑。他谎称,自己一眼看中这耳环,让珍妮现在去写账单,他要立即买下。珍妮看对方如此豪迈,喜出望外地点点头,急急忙忙跑去了收银台。

 

她不过是个正在打工的大学生,期待有所作为,领比起别人更高的工资,过上比别人更加轻松的大学生涯,于是对她而言,这般豪爽的人如同她抽中了亿万大奖。——她求之不得。

这个粗心的丫头可谓是恰好中了亚瑟下怀:只顾着完全沉浸在自己即将又再添一笔的业绩上,已然完全忘却了确认这对耳环是否处于安全状态。

 

大好时机!

亚瑟的手触碰到耳环,下意识紧紧抓住,却在那一刹那,警报响起。

警铃刺耳又尖锐,一声又一声恍如利刃刺进了亚瑟的心脏。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耳环彻底从盒子里拔出,放进了衣兜里。

反应迟钝的珍妮总算是猛地想起什么,转过头,撞见了刚好将耳环放进兜里那一刻的亚瑟。紧接着,她毫不犹豫地拿起电话拨通了保安处,甚至没有给亚瑟任何解释的机会。

 

糟了,柯克兰心想。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去找霍德华,还是自己先逃走?但如果我去找他的话,他不是也会被拖累吗!

想到自己可怜的小偷生涯就在这里划上句号,不安感一波又一波地朝他心中涌去,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便愣在了原地。

 

“跟我来!”

忽然,他的手便被一双更加宽大的手紧握,身子不由被半拽着前进。亚瑟从思绪中拽出,猛地抬头,看见了那夸张的超级英雄连环画的插图,心中惊呼:“是先前一同在电梯里的那个人!”

 

在他意识到的那一瞬间,啪的一声,整栋楼的灯光熄灭,亚瑟与这个男孩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中,那个男孩松开了亚瑟的手,站在原地,不打算走动。亚瑟嘴唇微动,打算提醒他时,只听楼道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并且他直觉到,来者数量非常多,他便赶紧又重新牵起他的手,说,“快点走,不然他们就要来了!”

 

“为什么要走?”

亚瑟呛住。前一秒,他还认为这个家伙说不定是个来头不小的什么重要角色,为了解救自己而特地前来。

这一刻,他只是想立马转身躲开这个神经病,越远越好。

 

脚刚踏出一步,紧急出门处的门唰一下打开,“不许动!”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旋即是枪被举起的声音。亚瑟彻底不知所措,站在原地甚至差点举起手,他感觉自己的双脚根本没办法再挪动一步。他又呆呆地看着,看着一个身影在漆黑中挡在自己跟前,忽然,不知从某处,亮起了灯光。

亚瑟闭上眼睛,适应了黑暗的他猛地去接受亮光,难免有些不适,渐渐地,他总算可以看清周围的事物。

 

他惊讶发现,男孩身上那套深黑的服装消失不见,替而代之的,是一套雪白的燕尾服。而他本人,此时头戴一顶高高的印着美国国旗的魔法师帽,踏雪白皮鞋,就站在他面前。

 

“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个怪盗。”

 

亚瑟愣了愣,只觉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然而记忆的碎片早已沉入渺茫大海。

 

——“所以,你决定好了吗?”

他温润清亮的声音传来,嘴角的弧度似乎加深了。“是选择和我一同逃离这里,将这枚耳环交给我;还是让我把你放下去?”

亚瑟听他那口气,更火大了——也就在他自我介绍没多久,愣了几秒的佣兵当机立断地朝他们开火,亚瑟听见子弹从自己耳边划过的声音,心脏似乎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

“阿尔弗雷德!就是那个被下了通缉令的男人!快把他还有他身边这个小秘书抓住!”他听见有人这么喊道,气得差点回过头去和他拼命。

 

接着他们一路躲躲闪闪,亚瑟凭着记忆,艰难地拖着打算孤军奋战的阿尔弗雷德跑去了一条秘密通道,却发觉那里早已有人等待他们的到来。无奈下,他们又开始向后逃去,却被兵分两路的佣兵们左右夹击,只好原路返回,走去了那家早已空无一人的珠宝店。

 

阿尔弗雷德看着这个还被迷惑的白雾所笼罩的英国人,笑了起来。但看见他听见自己的名字后,毫无所动,又有些失落。自己在他心目中,原来这么不值得记得。但实际上,他认识他许久。

他记得那是他第一次以怪盗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穿着深黑色的西服,站在高楼,被一道道白光照亮。

他拿走了这家商店拍卖的宝物中的一件,作为他的第一份将自己公之于众的见面礼。此刻,他感觉到有些慌乱,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才好,只是撞开了紧急通道门,跑回了大厦,却忽然撞见了正在无所事事漫游在商店中的亚瑟。且不说他是为什么会停留在所有人都在匆忙离开的大厦中,光凭那淡然的模样便惹人浮想翩翩。

“你就是那个怪盗?”他问。

那双绿眸彻底把阿尔弗雷德灌醉了。

“恩……”他慢吞吞地答。

“你跟我来。”亚瑟向阿尔弗雷德招招手,带他走进了一家购衣店。

刚进去,他似乎便明白这个人要做什么了。自己赶紧一头栽进衣架里随便拿了一件纯黑T恤和仔裤,用最快的速度冲去了换衣室换好,然后跟着亚瑟离开。

 

他们沿着漫长的走廊向前,一路上始终是安静地,只是偶尔会与一些人擦肩而过。

这栋楼共有两个出口,但大部分人都向着一号出口走,所以二号出口人特别少。阿尔弗雷德时不时瞥向这个神情淡漠的人,不知觉被吸引。

当他们走到出口,发觉那里的警官出奇的少,原来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怪盗会向着人杂的地方混乱逃走,于是将人手都派去了一号出口,在那里严守把关。

 

“下次我介意你可以穿深色调的衣服试试。”

他们像其他人一样,慌里慌张地跑出商城,然后钻进了人群中。接着,亚瑟对他说。他们马上要被拥挤的人流冲散了,亚瑟站在他对面,穿着淡粉色的针织衫和白衬衣,微微一笑,随后转身离去。

 

哗啦啦的声响起,此时亚瑟正在拼命寻找着,看看这家珠宝店有什么可以拿来当作武器的东西没有,然而阿尔弗雷德却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

玻璃窗上方有个通风口,微风传来,将他的头发吹动,亚瑟重新停下来,问:“你真的不打算来帮我一把吗?亲爱的怪盗先生。”

然而他怎料,阿尔弗雷德忽然一声不吭走在他的面前,接着一把搂住他,令亚瑟不由一阵惊呼。

胆大的怪盗先生又从衣后掏出了自带的手枪,朝着玻璃窗射去,砰砰几声后,玻璃破碎掉了。他将惊慌的亚瑟搂在怀里,一同飞出去了大厦,就在即将下落的瞬间,拿出了一把白色的手枪,从枪口迸出的固定绳将两人悬在了半空。

不过瞬间,他们便已是岌岌可危。

 

 

“不。”

亚瑟咬牙切齿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像你这样的怪盗为什么非得和我争这么一对耳环,但是我还是想拒绝你。单凭你这个态度而言。”

阿尔弗雷德逗逗眉,湛蓝的眸在眼罩后方闪烁着异样光彩,“你确定?”
“当然。”

 

“真是可惜呢……本英雄还以为你会选择和我一起私奔呢。”

说着,阿尔弗雷德特意做出了一副失望的神情,耸耸肩,手瞬间离开了亚瑟。任凭他吃惊地看着自己,身子彻底横躺半空,随后开始下坠。

 

呼呼呼……

小偷先生敢断言,那是风声。就在那个该死的怪盗放手的一刹那,他已经选择闭上眼睛,不做任何挣扎。他的心跳正在急速跳跃着,伴随着凌冽的风犹如刀片朝后背刮来,恐惧、惊慌、害怕,以及不舍,他的脑海瞬间闪过了许多的片段,很模糊,但里面似乎夹杂着一张拥有湛蓝的眸的少年微笑时的模样。

 

他觉不值。却对于自己正在坠落这个事实,无法改变,无法逃脱。死亡犹如黑暗中汹涌的潮水像他扑来。

他忽觉脑子一片昏沉,越来越疲倦,渐渐地,意识的列车从他脑际一闪而过,接着消失不见。

 

阿尔弗雷德低头望着亚瑟,见时机已到,便自动松开了绳索,与亚瑟开始一同坠落,不过一阵,他便在亚瑟的跟前出现。

他看见亚瑟凌乱的发间那双紧紧闭上的双眼,睫毛正在震颤,浑身僵硬,就像木棍一样。

阿尔弗雷德伸出了手,在空中吃力地抓住亚瑟,将他重新搂在自己的怀中,确认对方正依偎在自己的胸前,立刻按下了自己胸前的按钮,一双犹如翅膀一般的飞行翼从他身后展开,他开始在空中滑行。

 

警车上的红光映在他们的衣衫上,阿尔弗雷德微笑搂着亚瑟,注视他许久。眼神仿佛是在寻找着清澈湖水中消失不见的红鲤鱼,那么认真,随后,他轻轻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I find you.”

 

似情话又似宣言,这是一个怪盗在宣布夺走宝物之际的所作下的挑战书。

 

END.


评论(3)
热度(130)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