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Because of you只因是你.

三篇傻白甜.短打.

设定请见正文.其中两篇送给我亲爱的独有. @恹恹欲睡_ 


文/未来


1.Hug拥抱[校园设定.]

   亚瑟很困。
   大概是因为深秋的缘故,天时常阴沉,碧蓝的天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被低低的黑云所覆盖的阴天,窗外树上的叶子掉得一点不剩,风呼呼的刮似乎可以把路人都吹跑。正是这样凄凉的季节,缠绵睡意宛如一根软而散发着诱惑人心的香气的围巾,总是围绕在亚瑟的脑海中,意识的深处。

   现在,分明是学生会开会的重要时刻,他却想睡觉得不得了。
   亚瑟用圆珠笔支撑着下颔,听着前任学生会会长在不断用手指关节叩击白板,试图让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于他一身,然而即将上任的新学生会会长柯克兰先生却感觉这声音在每一次叩击过后变得更加沉重,像是来自世界的另一边般。直到最后,他的视线一片模糊,脑袋也时不时低下去——因为他实在太困了。

   “怎么了?亚蒂。”
   坐在他身旁的篮球社社长兼亚瑟的竹马阿尔弗雷德.琼斯注意到他的异常,滑动椅子凑到他身旁轻声问道。
   亚瑟摇摇头,“没事。”却因为意识不清险些跌倒靠得太近的阿尔弗雷德怀里。
   他还是触碰到了他手臂。

   阿尔弗雷德看了看这个满脸倦意却依然死撑的傻瓜,微然一笑,随后将他的滑轮椅也挪动一点,自己的身体也跟着向后挪动一点,留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隙。紧接着,阿尔弗干了一件让所有在场学生都目瞪口呆的疯狂举动———
   只见他伸手将又再一次险些睡着的亚瑟拽进怀中,听见那两把无辜的椅子相互碰撞发出声响,让亚瑟顺利移动位置,与自己共享一把滑椅。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用脚将亚瑟的椅子蹬开,以防火大的他揍自己一顿又重新坐回原位。

   此时此刻,亚瑟的脑子依然浸泡在甜腻的困意之中,已是毫无保留地将自己身体任由阿尔弗雷德拉扯,直到坐在他两腿之间也依然无动于衷,仿佛这一环节也不过是他无聊日常中的一丁点。
   “你可以继续了,弗朗。”
   阿尔弗雷德嘴角绽出一丝微笑,一方面是因为他成功向在座的每一个人宣告了自己对亚瑟的拥有权,更多的则是为这个难得乖巧的死傲娇柯克兰先生。他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头,蓝幽幽的眼睛里散发的都是爱的光芒。阿尔弗雷德努力让他在自己胸膛找个舒适的地方,然后与他一起歪着脑袋,继续盯着黑板。

   好吧…
   亚瑟从刚开始的紧张、不知所措,到现在终于渐渐放松。他的身体太过无力,甚至认为将手抬起都是件多余的事情。
   最近几日的通宵让他身心疲惫。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摆脱阿尔弗雷德的桎梏。

   温热的体温在他们两人之间流动,亚瑟一面听着努力保持镇定的弗朗西斯,一面尽情享受着这个温暖结实的怀抱,伸直双腿完全放松了自己。———或许这样也不错。亚瑟在心里认同到。但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像这种事情,才难以为情了吧。

   “啊…看来今天的柯克兰先生也和琼斯先生这么有爱呢。”
   坐在他们旁边的本田菊黑着脸,将水杯端在嘴边轻抿一口,淡淡地说道。


END.



2.情深.[他是龙paro.][赠我毒.]


   “王,你多考虑…”
   “闭嘴,亚瑟。从这里给我出去,现在!”
   “…是。”

   亚瑟披上斗篷,抚平褶皱,推开门走去了一直趴在门外等待着自己归来的坐骑身旁。他摸了摸它的头,眼神中流露的是无限宠溺。龙先生愉快地哼哼鼻子,在亚瑟身上蹭了蹭。他与坐骑那双蓝色的眸对视一阵后,对它微然一笑,随后怅然地望向天空,蔚蓝的天穹没有一片白云,就像是漂浮在上的海。
微风夹杂着鲜草味扑面而来,发丝被向后撩去,亚瑟从外衣里掏出怀表,看看时间,发现已经不早了,他手按着龙鳞向上一跃,便坐在龙身上,他拍了拍它,轻声说。走吧,回家。

   龙张开双翼,晃动几下后,周围的空气全凝聚在它附近,于是他们离陆地越来越远,朝天空飞去。
   飞行的路程不算甚远,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他们便抵达了目的地。亚瑟滑下龙背小跑几步过去将门打开,在他刚离开自己的坐骑时,龙的身体上忽然飘出点点火星,接着它恍如着火一般,被火焰所包围。忽然一只属于人类的脚从火焰中央踏出,紧跟着,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浑身赤裸,光滑的肌肤腹部皆是清晰可见的肌肉线条,金黄色的发丝周围飞舞着火花,他的嘴角拉扯着笑容,明媚而温暖,如冬日里的暖阳。
正是如此壮硕而高大的年轻男人,他大跨步朝着门口走去,嘴里还哼着曲儿。

   “给。”
   从屋内飞出一件外衣,男人抓起便往身上套,随后笑着走进屋子里。
  “怎么了?亚蒂?”阿尔弗雷德刚一踏进,便看见亚瑟点燃了香烟,白雾徐徐上升在空气中弥漫,如同清晨的雾将亚瑟的脸遮盖,那双绿眼睛在微光中摇摇欲坠。
亚瑟已经脱下了白袍,他穿着雪白的衬衣和修身的黑裤,衬衣的纽扣被他解开几颗,精致的锁骨暴露在外,他神情凝重,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望着窗外。
   “事情还没有解决吗?”
   “嗯。罗莎已经失踪那么久,但是教主依然没有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
   阿尔弗雷德听完点点头,诚恳地问:“需要我帮忙吗?”
   亚瑟思考一阵,摇摇头,打算开口和他说什么,眼泪却从眼眶渗出。他猛地低下头,用手胡乱的在脸上抹,一边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罗莎是我的亲人,我唯一的妹妹。如果、如果她出事了,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阿尔弗雷德有些苦恼地看着亚瑟,他的身体正在颤抖,他感觉自己的心脏深处也传来阵阵尖锐的痛。他抬起头,将亚瑟的脸托住,又抬起来。亚瑟抿着唇与阿尔弗雷德对视。他的眼圈红红的,鼻子也红红的,时不时还传来擤鼻涕的声音。
   对视良久,阿尔弗雷德忽然低下头,吻住了即将滑落亚瑟面颊的泪珠,温热的舌头伸出,舔舐几下后,他又吻住了眼皮,亚瑟的睫毛轻颤,惊慌失措。

   紧接着,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捏了几下亚瑟的手,微妙的触感。他们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似乎摩擦出看不见的火花,随后,阿尔弗雷德吻了他。柔软的唇瓣牢牢贴紧,亚瑟似乎一直在等待阿尔弗雷德,等他一伸出舌头,便自然而然地张开嘴与他厮磨,这个吻,无限温存且又美好,落日的余晖落在两人的侧面颊,地板上镌刻出两人恩爱的轮廓。
   亚瑟似乎感觉泪水的味道依然残留在阿尔弗雷德的舌尖,如今又滑进自己的口腔。

   “阿尔弗雷德,你现在是不是还在用龙的思维做事情?”
   一吻过后,亚瑟歪头看着一脸满足的阿尔弗雷德,他的手正揽着自己的腰肢,深感他就像个永远无法掩盖住内心喜悦般的小孩子。
   “总会找到的,亚蒂。相信我。”
   阿尔弗雷德凑近,轻轻将额头抵在亚瑟的额头上,两人不约而同地合上眼,享受起这片刻的安宁。

   这就像个已经开始许久的故事,一切发生得如此理所当然又幸福至极,然而他们两人都深知,这不过是一切的开端.


END.

 

 

 

3.我的一半是你[小少爷x女仆园丁][毒毒画配文]



   “亚蒂——!”
   阿尔弗雷德扑向亚瑟时,他正一如既往地低下头,戴着草帽浇灌那些正冒出绿芽的鲜花。
这是他最喜欢的工作。细心将鲜花编织,将绿叶裁剪,让它们焕然一新。他喜爱鲜花,喜欢美好的事物,也想让它们变得更加美好。所以他在选择工作时,义无反顾的投向了园丁这个职业,即使他明白这份工作并不好做,他随时面临着喝西北风的危险。可这有什么关系呢?总会有地方需要他的吧!

   霎时间,他感觉自己的身后被什么东西压得险些跌倒,对方在他发神的时候,早已经伸出手将他紧紧抱住,令他动弹不得。要不是现在还穿着裙子,想必亚瑟早就恨不得想给阿尔弗雷德狠狠就是一脚。
“我早就说过,你这家伙不要在我工作的时候打扰我吗。到时候要是剪丑了,扣工资的人可不是你啊。”亚瑟无奈地叹口气,拍了下阿尔弗雷德的小手。
   “才——不要!谁叫我怎么喜欢亚蒂呢。”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地说道,手依然死不自觉地抱着人家纤细的腰肢,淡淡的清香钻进阿尔弗雷德的鼻尖。
   亚瑟笑着摇头,“你这家伙啊……”



   “——你就像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精灵。”
   从很早以前,阿尔弗雷德很喜欢这句话。不仅仅只是因为这是一句赞美,而是因为,这是某人说给他的。

   他记得当初他与亚瑟初见时,时令正值春季,正是花繁叶茂之时。作为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始终都有贪玩的天性,在如此浪漫的时节中,自然也不会让它这么白白浪费。即便是作为做生意而致富,声名远扬,整个小镇都人人皆知的琼斯家族里唯一一名孩童,阿尔弗雷德.F.琼斯也不例外。
   今年的阿尔弗雷德已满六岁,稚嫩的面颊上,那双宛如一颗蓝宝石般闪亮的眼睛总是在迫不及待地发现什么新奇玩意儿。他充满活力、有着异于常人的力气。就在刚才,本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小男孩忽然瞥见窗外,自己的父亲已经驾车远去的背影。
   于是,他悄悄跑出女仆们的视线,走到屋外,开始了他的探险之旅。

   阿尔弗雷德在意那个地方很久了。据他所知,在这个迷宫内,有一个小小的花园,还住着一个专门搭理这座花园的天使。
   他站在进入这座迷宫的跟前,一条迂回的小路成了能够进入里面的唯一途径,它的周围皆是高得有些离谱的草墙,在矮小的阿尔弗雷德眼里那犹如是童话中的可怕巨人,但他作为一个要成为维护和平的HERO,怎么可以被这点小事而畏惧了呢。
他壮起胆子,朝着里面迈出脚步,里面依然还是草墙,除此之外便一无所获。大概在阿尔弗雷德终于走不动,打算悻悻然返回时,在小路深处,一个小小的花园出现他眼帘。他不由欢呼一声,急忙向那里跑去。
   阿尔弗雷德在这个圆形花园走走停停,这里有许多条小路,他由此判断自己应该是走入了这座迷宫的中央。他随意地坐在了一根木椅上,虽然这里除了他便一个人也没有,但这椅子却崭新得令人惊讶。于是他开始观察这里起来。在无意间,他发现了立于花朵之上,互相嬉闹的蝴蝶。它们挥舞着翅膀,仿佛隐约可以听见它们清脆的笑声。
   看着看着,他感觉有些不愉快起来。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仅仅作为蝴蝶也可以找到同伴,而自己却孤单一人。或许只是一时嫉妒,他站起了身,小小的手掌猛地挥向无辜的蝴蝶,打破了这欢乐的气氛。眼看着蝴蝶越飞越高,跑去了位于阿尔弗雷德左手边的那条小路,于是他也跟着跑了过去。

   看着它们离自己越来越远,阿尔弗雷德心里一急,索性小跑了起来,却在下一秒,不幸被小石头不小心绊倒,没能控制好重心,身体歪歪斜斜地,一不小心便跌倒在了草墙里。
疼痛对一个从未受过任何伤害的小孩子而言,是难以忍受的。一时间,阵阵刺痛传遍全身,眼泪噙满他眼眶,阿尔弗雷德抱着自己手上的膝盖低声呜咽,头顶插着几片绿叶。

   “你怎么了?小家伙。”
   就在他打算大声呼救的时刻,他忽然听见了一个关切的声音从他跟前传来。于是他仰起头,却再次跌入了一潭幽幽的湖水里。
   “好漂亮……”他发自内心的感叹道。“你就是守护这个花园的精灵吗!”

   “你在说什么?”
   琼斯家的专职园丁亚瑟.柯克兰感觉非常困扰。

   正如前言,亚瑟是一名园丁,这是他为这家人做事的第三个月。却因为某些原因穿着黑白色调的女仆装,头上戴着如同波浪般的发圈。今天的他一如既往地拿起剪刀开始修理这些草丛,正当他沐浴在柔和的春日阳光中,沉浸在修建这些绿油油的枝条时,隐约听见从不远处传来的“扑通”一声。可能是有人摔倒了。他这么想到,于是放下剪刀,沿着小路朝声源走去。
   走在路边,他意外发现了这个小男孩。他蜷缩成一团,膝盖破了皮,正在小声啜泣。他雪白的衬衫已经变脏了,像极了一条受了伤的小狗。出于好心,以及内心深处在不断作祟母性光辉,他走向前去,轻轻拍掉了阿尔弗雷德头顶的树叶,亲切地询问他。当这个小男孩仰起头时,却被吓了一跳。一双蓝幽幽的大眼睛里灌满泪水,清澈透明,一不小心便击中了亚瑟的心脏。

   ——这个人非常漂亮。无论是他的眼睛,还是他的模样。
   这是阿尔弗雷德抬眼后的第一个想法。对方轻轻拍掉了他头顶的树叶,阿尔弗雷德微微眯起眼。接着,他看着对方向自己伸出手,一面说道:“来,我抱着你吧。”
他高兴地点点头,张开双臂拥入他温暖的怀抱中。他心想,此时也不早了,现在回去也刚刚好,反正父亲也应该才回来没多久。

   接着,他们安静地走着,半路上,亚瑟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低头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会摔倒呢?”
   阿尔弗雷德听完一怔,随后眼神游离,尴尬地挠了挠头发,“捉蝴蝶的时候,被绊倒了。”他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连忙补充:“但这一定是因为蝴蝶太狡猾啦!”亚瑟不由得轻笑几声,点点头。“或许就是你说的那样吧——那你为什么会一个人跑来这里呢?”“因为没有人陪我玩……”阿尔弗雷德答完,略显沮丧地低下了头,“或许是因为我太调皮了,那些女仆老是不和我亲近。”

   “怎么会。我觉得你就像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精灵。”
   亚瑟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却脸红了。“当、当然这只是我随口说的啦。”看着他期待的目光,亚瑟感觉自己的脸更烫了,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烧起来——天知道为什么他会因为一个小男孩而害羞。
   “还有。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你以后要是无聊,都可以来这里找我啦。当然你最好不要在我工作的时候找我,不然我不会搭理你的!”

   “我……我叫阿尔弗雷德!!请多多指教!”阿尔弗雷德激动地大叫一声,吓得亚瑟差点松手把他摔了下去。
   不一会儿,亚瑟便把阿尔弗雷德送到了别墅门口,虽然他才来这里没有多久,但看着阿尔弗雷德脚上昂贵的皮鞋以及他这一身打扮,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他的身份。接着,他拍了拍他的肩,叮嘱道:“下次一定小心,记得叫人帮你擦点药。”在他转身时,亚瑟小心地避开了阿尔弗雷德不舍的神情,转过身向他摆摆手,小声说道:“如果你要是无聊,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啦……”说完,他便快步走起来,随后消失在了那条小路深处。


   此时此刻,阿尔弗雷德坚信自己一定是醉了。因为他真切的体会到,自己父亲每次喝醉以后,告诉他自己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身体也开始轻飘飘、站不稳了的那种感受。而这杯香甜的酒,名字就叫做亚瑟.柯克兰。他的心脏砰砰直跳,似乎身体还残留着亚瑟的体温,他紧紧握着手,眼睛里闪闪发光,小声呢喃。“终于找到了,我的宝物。”

   
   亚瑟牵起终于放开自己的阿尔弗雷德,将他带回自己位于花园深处的家中,他推开门,让阿尔弗雷德坐在沙发上,而自己则解开围裙,走进了厨房开始干起活来。碎碎的阳光洒在亚瑟柔软的金发上,瓷砖上倒映着亚瑟高大的身影。他依然还记得阿尔弗雷德告诉他,那个什么守护着花园的精灵这个传言,自己笑得差点摔了一跤,阿尔弗雷德那个生气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他一面这么想到一面转过身问道:“你今天想喝点些什么?”。

   刚从之前浸泡的回忆中跑出来,一直观察着亚瑟的一举一动的阿尔弗雷德忽然笑了起来,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明媚的微笑在阳光下看起来那么甜蜜。他始终相信,亚瑟一定是守护着这里的天使。
   “还是咖啡好啦!”他这么对亚瑟说道。虽然知道接下来又少不了挨亚瑟的一顿唠叨。



END.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希望这些文章能给你带来一丝丝的甜意♡

八月都出去旅行,都是慢慢写过去的,最近更得不是很勤感觉特别对不起米英……(土下座)

如果您能喜欢就太好啦!能悄悄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吗(Wink)


评论(4)
热度(76)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