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TSN/ME]See you again. 01

CP:ME.

中长篇注意.最终结局为HE.


文/未来


01.再会


又是一场熟悉的梦。

冰凉的长方形木桌,他正坐在自己的对面。周遭的人已散去,独留下沉重的钟声在他耳边不断回响。——这便是属于他们两人的世界。他的目光越过那个身着笔挺西装的少年,窗外正不断地落着雨,雨水顺着玻璃窗滑落,留下黏稠的痕迹。雨不像鸟,展翅飞翔掠过天空却什么都无法留下,这会令他联想到希望,或者是爱。

这场梦境,仿佛永远没有开端,也不会有结尾。那个陌生却熟悉而亲切的男子便一直在自己的对面安静端坐,他不曾靠近过自己,也不曾离去。

——I’m waiting for you.

面前的男子嘴唇嚅动,他真真切切地听见,并且非常清晰地明白到,他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等待着他。

 

 

“Mark?Mark!”

时间大约是清晨四点,Mark成功被自己的伙伴吵醒,然而距离他刚睡着也不过一两个小时,整日整夜的编程让他变得疲倦无比。他坐起身,苦恼地揉了揉乱蓬蓬的卷发。他咽了口唾沫润润嗓子,感觉似乎有点干。什么事。他问道。

“好吧。”Dustin一脸歉意,盯着Mark浓浓的黑眼圈,他尴尬地挠了挠面颊,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你知道的,明天,有一场非常重要的记者召开会,所以我不得不在这时候来叫你。不过……我还以为你依然在工作……”

Mark闻言,与Dustin对视,旋即抿着唇低下了头,嘴里开始直嘟囔什么。Dustin见状被吓得不轻,还以为自己真把Mark惹急了,朝他跟前走去。嘿。他说,Mark,你可别为了这点事情就把你给我的钥匙给收走啊……他正打算再解释些什么,却被Mark打岔了。

 

“我想我是不必去了。”

“抱歉?”Dustin惊讶地看着他,一副不知所云的状态。

Eduardo,他……要我过去找他。Mark越说越心虚,他真心怀疑Dustin会认为他还在睡梦中,嘴里净是些胡言乱语,他“唰”的一下抬起头,眼神中闪着坚定的光芒。他字斟句酌地说道。Eduardo,在梦中,这么告诉我了。

 

然而,没有任何人再来接后话。无论是Dustin还是他自己。

Dustin欲言又止,他张了张嘴又合上,看起来似乎很难接受。Mark无所谓的耸耸肩,这种鬼话,如果换做是他,也未必会信。

要知道自从那场官司过后,已经过去了七八年。时间一点点从他的指缝间溜走,他变得更富有男人味,眼神中透露出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淡然。尽管衣着打扮依旧是那样邋里邋遢,但是工作的繁忙并不允许他认真打理自己,他甚至还留了胡茬,面颊的线条也变得更为硬朗。也同样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都再也没有和Eduardo见过面。无论他怎样思恋着他,都无济于事。也并非是他找不到Eduardo.而是他不想。像Eduard这样的公众人物,无论在哪里都会被人大张旗鼓地公布在网络,换句话说,要想知道他在哪里,在那里又做了什么,简直是轻而易举。

 

——但他不想再去打扰,他的人生不应该再有自己的存在。他就像是这个名叫Eduardo的软件的专属病毒,不能接近,不能触碰,只能离去。这是他在背叛过他之后,唯一能够给予给Eduardo的。这有关自由,也有关幸福。

 

一阵“叮叮叮”响起的电话铃打断他思绪,Dustin一愣,与mark互相对视几秒,便自觉地走到座机旁,替下半身只穿着睡裤的Mark接了起来。

此时天已蒙蒙亮,窗外的微光似乎想穿透厚重的窗帘照进Mark许久不见阳光的房间,越加闪耀起来。Mark拿着枕头垫在后背坐在床上,内心充满疑惑,心想。这世上原来也有第二个Dustin,像这种做事前不思考后果的蠢货?真是活久见。凌晨四点打电话!哈,这可是有趣。一抹揶揄的微笑在他嘴角露出。旋即他又继续想下去——万一,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呢?

这时,他隐约听见Dustin忽的一声惊呼,“什么?!”他似乎是被告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弯下腰用手捂着听筒,灯光下,他的神情越来越严肃,甚至被盖上一层淡淡的忧伤。

Mark觉得自己的心脏咚咚跳起来,一声比一声沉重,仿佛要震碎他窄小的肋骨。

“我知道了。谢谢您。”Dustin放下电话,他埋着头,没有立即告诉以往那傻气到不行的微笑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似苦笑又似哭丧的表情。

 

 

“Mark.”沉默良久,他总算说话。

“Eduardo,他,患了重病,现在正躺在重病监护室里……他快不行了……

“还有…他说,他想在去动手术以前,再见你一面。”

 

 

TBC.

 


评论(6)
热度(48)
  1. ryeong執筆未遂 转载了此文字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