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魔法少年有点忙.

1)CP:米英[魔法少女樱paro.魔法师英x库洛牌米.轻松娱乐向.]

2)警告!警告!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本篇OOC严重度已经爆表!!!!

3)若有不适者请及时退出.

 

文/未来


大家好。我的中文名字叫做亚瑟.柯克兰,英文则是Arthur.Kirkland.帅气的人会叫我亚瑟,而丑的人会叫我粗眉毛。
蛤蛤怎么样,帅气吗?啊,虽然这不是重点。

我是一名魔法少女,不,是魔法少年。不好意思,我情绪有些激动,虽然我知道这不是一个绅士该有的,但毕竟好事多磨,在运气特好出点小失误也是难免,对吧?
言归正传,我是一名每天都要乘着所有女生男生正在大叫有小怪兽就会偷偷跑去厕所换上粉红色小裙子头顶巨大粉白相间蝴蝶结的——魔法少年。

现在是下午六点三十分,也就是学生们该放学回家各找各妈的时间段里,也是像我这种不抽烟不喝酒不耍男女朋友的正值青春期的好少年该踏上回家的漫漫长路之时…——然而我现在正站在学校的天台,对着一个从塔罗牌里蹦出来的帅哥发愣。
那么之前的话你们就当在放屁吧。谢谢。

这位小帅哥似乎是控制风,在他出现的瞬间我感觉身边阵阵风起撩乱了我的发,甚至使我连忙捂住裙摆,一脸WTF的表情看着他。少年戴着帽子,漂亮的蓝眸直直盯着我不放,我的心小鹿乱撞,我、我感觉好像又能相信爱情……操。我是男的,纯爷们!!
“咳咳。”总之先说点什么吧。“我是来挑战你的!扑克牌!阿不,叫什么来着,哎呀库洛牌!”
这就有点尴尬了。

虽然是我正式上班工作的第一天,但这烂记性也好歹给我点面子啊??

再说了。要不是我大晚上偷偷作死去翻我哥的料妹十大绝技,结果书一开,怎么着,跑出来一只会说话还每分每秒每时每刻都在发情的猫精,守牌精灵弗朗西斯。
很好。这很斯科特。
再说了。如果不是弗朗那家伙告诉我玩魔法能撩妹,谁要大晚上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着。结果呢??虚伪!全都是套路!我竟看不见一点真诚!
我今天下班就辞职,管他什么牌什么鬼,我爱干嘛干嘛。为什么我非要在冬天的时候穿着这破裙子,破粉红高跟鞋,破头饰,丝袜还蕾丝加边呢我去!

“哈哈哈。你是哪里来的家伙啊?还要来挑战我?本hero对你非常有兴趣哟!”他忽然抬起头来,从高处仰视我。“嘛……看着你可爱的样子,应该是个留着短发的可爱小女生吧,那我就姑且让着你点啦,谁叫我是要拯救世界的hero呢?”

求求你,先救就你自己,那崭新高价猪脑花。老子一男的。要不要掀裙子给你看看?恩??太委屈了。本宝宝,呸,本绅士有小脾气了。

“不好意思。我男性”我强忍怒意,压低声回复道。虽然是这么说,但看着自己内一层纱罩外一层粉红色,心里确实没底。

啊。真想掀裤子。更想去死。

“什么?!

“你你你你你你居然是男性?!!”这位话唠先生肩膀一倾,顿时大跌眼镜。他幼小的心灵似乎有点受创。但我坚信,这肯定没我事。

吧。


这时,一直藏在我身边少有的寡言化为小猫咪的守牌精灵弗朗西斯忍不住冒出来插话了,那张猫嘴还带着点坏笑的幅度。
“嘛~要我说的话,亚瑟你这次可是运气好极了。居然能撞见一张话痨风牌,笑死哥哥我了。”
呵呵。
爆炸吧,宇宙。毁灭吧,世界。

霎时,我的脑际忽然闪过一行字:我们的目!标!是——
“拔掉弗朗身上所有的毛。”我忍不住叫出来。
不说别的,我手一甩就把弗朗西斯捏在了手心,抓着他隐身的翅膀先来赐他二十大板别再滚去祸害同族女性。

“咳咳。”话痨风牌阿尔弗雷德尴尬地轻咳一声。

哦,我还忘了我要干♂事的。为了缓解这尴尬得我尴尬症都翻的气氛,我意思意思拿出了和自己的粉红小裙颜色上有一拼的魔法杖朝他比划比划。

等等!他忽然说话了。

“虽然英雄我是很开心会有人来挑战我啦。”他稍作停顿,扬起的脸忽的低下去了,脸上还隐约可见点红晕。哦哟,小少年现在还流行搞点清纯哟。

“不过如果,如果对方是你的话,我还是甘愿被……恩,怎么说呢。你懂得。”

不好意思,我不懂。你这是在歧视我的智商。这架你是打还是不打???

曾经,我对我的爱情有过无数幻想,我多希望他会是我想象的那样,也千万别是这种傻帽。对不起,我要再重复一遍,傻,帽。


唉,有点小伤心,有点难过,还有带点绝望。走了。
“对不起,我有点忙。明天说。”
“嘿——!你这家伙怎么能无视本hero呢!!再怎么说也该来亲我一口啊!”他一声巨喊,顿时狂风从我背后刮过。


——我亲地板都不亲你。我和你说,我就这态度。

 

 

END.

 

别说话也别笑。要脸。


评论(11)
热度(90)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