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一颗糖

*cp:魔王米x天使英 先婚后爱

*先虐后甜留人活口 点文 @一向行星  @美日英会谈 

 

文/未来



幸福的甘美是融化在口腔里粘稠的巧克力。


不,才不是这样的!
亚瑟苦闷地坐在粗壮的树枝上用手托腮,背后的翅膀已经蜷缩一起。这些只有年轻小女孩才会出口的言语,对恋爱的憧憬,对爱人的幻想,真是糟糕至极。

阿尔弗雷德与亚瑟已结婚十年有余,他们争执、吵闹,恶语相向,甚至做/爱时也不肯饶过对方,他们总想尽一切办法令彼此受到最严重的伤害,肉体上也好,精神上也好,还是心灵上的冲击也好。
为了达到此目的,不择手段。


他们的婚姻始于一场天堂与地狱几百年来都从未遭遇的战争,由于战况惨烈,甚至波及到无辜的凡间。乘着天堂陷入一片慌乱,可怜的孩童被狡诈阴险的恶魔抓去当作自己美味的餐点,年轻貌美的女子被带去地狱成为了性爱的工具。就在这时候,天使长亚瑟站出来了。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好了!如果能够停止战争,就算是我的小命你也大可拿去!”
他站立于恶魔的首领阿尔弗雷德面前,他握紧双拳,挺起胸膛,他毫无畏惧。那双美丽绿眸被善良与正义擦拭得纯净无比,纤瘦的身躯里跳动着强劲的生命力。阿尔弗雷德扇了扇漆黑的翅膀,飞向他,拽住亚瑟的胳膊,吻住了那张固执的小嘴,这谈不上甜蜜的吻让亚瑟想起了五月后凋谢落地任人践踏的玫瑰花瓣,那流淌出来的花汁,腐败又肮脏。
——和我结婚.战争即可结束。

阿尔弗雷德的这一荒唐之言令亚瑟震撼不已,他咬咬牙,同意了。
战争的平息建立于一人的幸福之上这样的悲剧,在那时的年代实在常见,正所谓既要得到必定付出,这世间没有任何人能逃脱这一诅咒的魔爪,然而付出与回报却无法相互抵消清零的例子也大有所在,辛苦一生却含冤去世有之,为爱慕之人献出一切却无法与之厮守终生有之,为了生存而不择手段却迷失自己有之.亚瑟自然也算在里面。
抛开性别的问题,(因为这对亚瑟来说也是无可厚非)即便他就是一个对性爱对象随意的性格来讲,没有欢声笑语和朋友祝语的婚礼,冰冷的床,还有陌生的躯体,残酷地摆在他的面前,不容他拒绝。像这样残酷的事实他也根本没法面对,更别说什么接受了。
他望着阿尔弗家中古老的大钟缓慢地镌刻着时间,他的内心也逐渐被疲倦、困扰、烦躁、迷惑盘踞。在黑夜与疯狂的性爱中肆无忌惮落下的泪水究竟有几分是真又有几分是假?

然而,阿尔弗雷德确实没有愧对于他。
清晨送在他手里的无刺蔷薇与热烈亲切的吻,工作繁忙时命人送去的咖啡与甜点,温馨的下午茶时间赠予的美味茶饼。
他的爱是无声的黑色浪潮,缓缓地来,最后激烈地撞进亚瑟的胸腔,强迫着他一并收下不容拒绝。
所以他憎恨他。憎恨他的温柔,憎恨他的不懂气氛,憎恨着他无声的,爱。深夜的魔王像个得不到爱而寂寞无比的小孩,想要拥抱他却害怕他的挣扎而蜷缩在他身旁,这时候,亚瑟只需悄悄拿起搁在床边的银刀,刺穿他的心脏方可令自己得到解脱。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铁刃在窗外泻进的月光下闪烁阴冷的光,亚瑟坐起身,将匕首对准了阿尔弗雷德的胸膛。只差一步了。他想。当这把刀捅进他身体之时,便是我逃脱之时,如果…如果我能够逃离的话…亚瑟纤细充满骨感的手正在颤抖着,他的表情扭曲,后背不断渗出冷汗,他感觉有种东西攫住了他的散落在污秽之中的灵魂,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魔王睡觉时,收敛了白日的冷漠麻木的神情,长长的金色眉毛微微颤动,平稳安定的呼吸声。亚瑟唰地站起身。
他没有办法向他出手。


“该死,该死,真是该死啊…”
亚瑟逃离了。他走出房间赤脚站在了大理石镶嵌的地板,他捂住嘴狠狠咬住手指,鲜血顺着被撕裂的肌肤。

我一定是病了,因为沾染上这肮脏的黑。亚瑟顺着墙缓缓蹲下,干涸的眼睛里挤不出一丁点泪水。他感觉到疲惫,于是掉进了睡梦的深海。第二天醒来时,自己已重新回到柔软的床单中,他忽然便疲倦了。在自嘲与他嘲中寻找着自我获救的希望,企图挣断该死的铁链重获自由再回天堂。如今再想,也不过是痴人说梦。


自那日起,他开始试着去接受,理解这个身负重任的大男孩的奇怪的爱恋。可就在不久前,他们又重新争执起来,一气之下来到人间逃避他。亚瑟晃动着双脚,他身处一片辽阔的草原,炽热阳光腐蚀他脆弱的皮肤,他在刺人的光芒中眯着眼,被下方忽然传来的声音吸引了注意。

那是这个世界的自己吗?亚瑟低下头,望到与他拥有同样外貌的另一个自己。他身着雪白的衬衣,胸前系着巨大的蝴蝶结,微风轻拂,撩动他柔顺的发。他正微笑着看向不远处的小男孩。
“美/国,你在干什么?”他问。那位名叫阿尔弗的小男孩听闻后欢喜地扬起头,稚嫩的面颊粉嫩嫩的肌肤还有通透的蓝眼睛。哼。坐在上方沉默观察着两人的亚瑟不屑地从鼻腔发出噪音。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英吉利啾,我想为你编织一个花环。然后戴在你的头上!我想这样的话,你就能变得更漂亮啦。可是……可是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他苦恼地蹙眉歪着头,用手挠了挠后脑勺。亚瑟表情有些扭曲,“谢谢你。阿尔弗。但是我想,要是我能为你做什么让你变得快乐起来,我想这比自己变得更漂亮要重要许多。毕竟…你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他弯腰,伸手将男孩抱起来,“请相信我,阿尔弗,我想成为那个始终祈祷你能够幸福的人。”

简直一派胡言!亚瑟想起他的丈夫。还有他曾亲手送给自己的裙子和假发。他“唰”的站起身,这个披着人皮说着人话的恶魔怎么会变得如此温顺甚至想让人变得美丽!就在他准备冲去将自己与阿尔拉开时,时空忽然变得扭曲了。

“亚蒂。跟我回去了。”他听见从背后传来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挥动翅膀准备重新寻找新的场所供自己休憩,却怎料被抓住了手臂。放开我。他说。如果你不想再和我有任何争执的话,就请让我离开吧。大魔王沮丧地叹口气,问。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他们一样好好地聊天呢?

“因为你不是他,因为我不是我。”亚瑟冷漠地转回身,看着他。

……

耳边知了的叫声仿佛是断头台上镰刀飞速下落时发出的呻吟。他已经无法再忍受哪怕一秒钟的停留。亚瑟对阿尔弗雷德的沉默失望透顶,他慢慢从阿尔弗雷德的手中挣脱出来,转身离去,他干涸的眼睛重新灌满一汪苦情水。快来拉住我啊。他心照不宣,双脚缓慢地动,却无力飞行,只能徐徐行走在一片漆黑中。

“如果是这样呢。”阿尔弗雷德忽然出声,他一只膝盖落地,另一只脚屈起,手上精致的礼盒似乎散发的淡淡光辉,照亮无尽的夜。亚瑟猛地回过头,泪水从他眼角划过,他终于落泪,却不再是悲伤的宣泄。他一点一点走回去,像个蹒跚学步的幼童,颤抖着抑制着,最后他蹲下身伸出手,挽过大男孩,他紧闭双眼在他的怀里痛哭起来。真是不甘心,但又觉得幸福到了极点。

 

按通常而言,故事到了这里便已经走向了尾声。艰辛的历程,美好的结局。魔王与天使那纠缠不清的怨终被斩断,属于彼此的恋爱从此敲响,那枚静躺在礼盒中的戒指是他们独特的温柔情话,或许在深爱之前必然的互相伤害正是专属的情调,刻苦铭心的爱恋必将遭受磨炼。

错误的婚姻又能如何?

 

 

END.

第一次用这种文风,写的可能有些乱七八糟。

安辰爸爸 @変態 中考加油!蛋儿子祝你考个好成绩!现在我的脑子一片浆糊……让我缓缓[扶额


评论(9)
热度(131)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