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黑猫与她

 黑猫与她

*cp 艾米丽x罗莎[邮递员x女巫]

*点文  @flyyyy  @醉月清风/月兮儿☆  谢谢鱼儿和月兮兮的支持哦~么么哒

 

时令正值春季,微风中净是甜腻的花香,今天的小镇也是一派祥和,或行走在街上与每一位路人亲切打招呼的孩童,或是特地早起晨跑的中年男人。他们的脸上无不露出幸福的微笑,好像自己便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那个人。
骑自行车沿着宽阔的马路一路前行,身穿一身绿色工作制服的艾米丽仔仔细细地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帘的门牌号,嘴里念念有词。

“913—— 
“914—— 
“915!哈,找到了!”艾米丽的脸上现出一丝微笑,她按住刹车把手,缓缓停下,将它固定在了车道。 
刚一下车,她便忽的神情凝重起来,理了理被刮来的风吹乱的衣领,手指陷进柔软的发丝中梳理着金黄色短发。她沿着两边被栽上鲜花的小路,爬山上几节台阶,“叮咚”一声,敲响了门铃。 
 
此时的她,手中正拿着要递给别人的信封。 
那封雪白的信被她得泛起褶皱,上面写着娟秀精致的花体英文,若再向信封的左下角看去,便可发现那里正写着一个名字: 
罗莎.柯克兰 
每每听到这个名字,她脆弱的心脏便条件反射般的漏掉一拍,脑际浮现出一个总是穿着黑衣斗篷,有着一双墨绿色眼眸,鼻梁间夹着银边边框眼镜和老是将那头亚麻金色长发扎成双马尾,在刘海上别着一个精致发饰女孩。 
 
那个女孩,不仅是这个镇上唯一一个女巫,还是她的心上人。 
 
没见有人为她开门,于是她又按了几下,站在原地等待。 
几分钟后,却还是不见人影。 
她习惯性的朝罗莎家门对边的窗户望去——或许正如每一个巫师一样,罗莎也有着一只可爱的猫咪。黑黑的毛发,然而它的左脚却是白色的,翠绿的眼眸,喜欢懒洋洋地躺在窗外晒着太阳,或许和居住之所有所关联,性格柔和,极为乖巧。但却有个奇怪的技能,那便是只要一旦听见“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就会立马性情大变,狂躁不安,化身为能够摧毁一切的小怪兽。 
你要问为什么?那就又是一个故事了。 
——不管怎样,可就在今天,她并没有看见那只猫咪的身影。 
 
“咔吱”一声,门开了。 
迎面走来的少女,面色憔悴,头发被她揉得乱糟糟的。 
“嘿,你怎么了?”看着疲倦而艾米丽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变得乱糟糟的。 
 
“我…”罗莎欲言又止,纤薄的嘴唇张开又合上—— 
“Blacktea…它不见了。” 
 
艾米丽吃惊地歪头,“不见了?怎么回事?”,她记得罗莎对那只黑猫可是疼爱有加,总是搂着它,如今却不见了,那罗莎她… 
“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一起床准备为它吃早餐,就发现它不见了。我试着用魔法去试探它的所在地,可还是没不行。” 
罗莎说道,肩膀轻微颤抖,垂下头。艾米丽这时候也才发现罗莎原本夹在刘海上的发夹消失不见,碎发滑过,遮住额头,被阴影笼罩着。 
 
少顷,艾米丽叹口气,拉过罗莎,带她坐在木椅上,把被她放在壁炉上方的架子拿过来, 
“你放心好了,罗莎。” 
艾米丽胸有成足地说道,两只手落在罗莎的肩膀上,“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的。绝对。因为在这世上,就没有heroine做不到的事情啊!” 
 
罗莎忍不住仰头,看着这个自信满满的少女,“真的?” 
“当然!你就请安心地等着吧!我亲爱的罗莎小姐!”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决心要在天黑前找到那只调皮的猫咪。 
 
 
“天啊!” 
已经累得快晕厥的艾米丽哀嚎一声,她疲倦的一遍遍擦拭滑落的汗珠,坐在单车上休息。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而她离开罗莎家的时候,是早上8点左右。 
在经历了如此漫长的时间,她仍然不见blacktea的身影———上帝作证,她尝试着把所有它能到的地方都找过了! 
无论是罗莎家的那由于男主人不在而变得有些单调无趣的花园,还是周边一些猫咪集聚地,甚至还特地跑去花店买了猫薄荷放在手上,一边走着,一边呼唤着它的名字…… 
如今,猫薄荷已不见踪影,手上却依然沾着淡淡的清香,她用手捏着下颌细细思考—— 
Blacktea会跑去哪里呢? 
出去散步时被抱走了?不不不,应该不可能。 
难道,跑去隔壁镇上去啦?要是这样的话,可就不好了…… 
想着,艾米丽脑际中,一个念头忽的闪过。 
莫非—— 
是发情了? 
 
她用力摇摇头,绝对不可能,她想,毕竟可是罗莎家的猫啊。怎么会轻易被野猫给吸引走呢? 
“喵~” 
一声猫叫传来,艾米丽猛地站起身,竖起耳朵,眼睛睁得大大的,四下张望着 
“Blacktea?” 
她小心翼翼地呼唤猫咪的名字,心中暗暗祈祷能再听到一次它的声音。 
拜托了!她想,不管是白猫还是粉色的猫,只需要一声…! 
 
仿佛是为了验证她所想的一般,一声清脆的猫叫顿时在附近响起,“喵!” 
她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她的头顶,温热的、柔软的,接着是一只猫爪突兀的从上面伸下来,挡住了她的视线。 
艾米丽被喜悦冲昏头脑,她抬手将那团小东西从头顶取下,虽然这动作要了点儿时间——因为这家伙不小心让爪子缠住了自己的头发。 
她聚精会神地凝视着这只猫咪,明亮的眼睛,若只看着它的正面,会错意它是一身黑色的毛发的纯种黑猫,然而它的左脚,却是如同新雪般的乳白色。 
 
她深吸一口气—— 
 
“阿尔弗雷德?” 
“喵呜——!!” 
只见,之前还在温顺地蹭着艾米丽纤长手指的猫咪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呲牙咧嘴,紧皱眉头的凶狠恶狼。它疯狂地用后脚揣艾米丽的手,锋利的爪是它攻击敌人的最佳利器,它一抓一个准儿,将艾米丽的手抓得满是红印。 
“哈…哈…哈哈,”艾米丽忍着疼痛和眼角的泪水,不禁笑出了声,“终于把你给找到啦!” 
 
 
Blacktea被她轻轻放在了自行车前方的篮子里,此时的猫咪早已因为在外面折腾了一整天而累坏了,在舒适的篮子里转了几圈后将头倚在爪子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艾米丽披着一身金灿灿的黄昏走在回家的路上,干净的制服上沾满了泥土与灰尘,看着在自己眼前出现又离去的门牌号,她不由得又开始数了起来: 
“913
“914
“91… 
一边数着,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她的内心开始迅速膨胀起来,这令她不知在何时,悄悄闭上了嘴——— 
她想,假如见到自己找回了她心爱的猫咪,罗莎不知道要开心得成什么样。她想,她那如木兰花般白皙的脸颊上会不会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僵硬的嘴角微微松动?可能在那时,仿佛连那廉价的银丝边框眼镜都变成了一颗颗闪耀着光泽的钻石了吧… 
 
更或者,她会因此而亲吻她吗?艾米丽不由得仰起头,开怀大笑。 
 
忽然,一个身影在等待着她穿过围墙露出过后,迅速冲了过来,“你是笨蛋吗!” 
眼睛略显红肿的罗莎紧紧捏紧斗篷的一角,“Blacktea现在不在了,要是…要是连你也不在了,该怎么办才好啊…!” 
艾米丽被这突如其来的斥喝迷惑,她尝试在脑海中将所有美好的结尾都想过一遍,却还是没能猜到,她最终迎来的,竟会是这模样。她几乎被这简单的一句话推向深渊,完全忘记了该如何去思考,该如何去回答,她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脚,好像那里有成千上百只蚂蚁走动。 
 
她一言不发,头微微下垂,抿紧嘴唇将熟睡中的猫咪塞进罗莎的怀里, 
“再见。”道别时,她也没有抬起头,而是直接转过身,准备离去。 
 
“等等!”罗莎嘶哑的嗓音使她停住准备用力奔跑脚步,只听罗莎小跑着回到家中,把猫安放在简陋的摇篮里,在离开时,手里似乎还握着什么东西。 
回到艾米丽的身边,一步一步认认真真地走在她的面前,她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对艾米丽说道, 
“艾米丽,我有个东西想要送你。” 
“什么?”艾米丽难以置信,她眨了眨眼睛,离罗莎更近了,似乎是在确认这不是她在做梦。 
 
然而那该死的被固定在耳后的发丝时不时会滑过,重新贴在她脸颊。这使她不得不把它撩回去,此时的她内心重新掀起微微涟漪,手上的动作慌乱许多。 
罗莎看着艾米丽那模样,不禁叹口气,接着轻轻拿开她的手,把她从屋里拿出的两枚发饰分别绑在她的两侧。 
那是两枚与她发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金黄色,并且罗莎还细心地因为她特殊的喜好,将发饰的形状做成了五角星。 
 
“什…么…?”艾米丽连连后退,近乎窒息,这巨大的冲击令她如同坠入云雾之中,脸颊泛起红晕,如同情窦初开的无邪少女。 
“你…你不要做出这个样子啦!”罗莎也紧张起来,侧过脸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如、如果你再这样的话,我就要回去了!!” 
 
艾米丽想也没想,大跨步朝自己心爱的女孩走去,将她抱在怀中,转起了圈。罗莎听着自己耳边呼啦啦的风声,忍不住在她怀里惊呼,又很快镇定下来。她看着那甜蜜的笑靥又再次回到她的脸上,还是原谅这个笨蛋一次吧,她这么想到。 
 
“明天…我哥哥还有他的男朋友会回来。”罗莎在进屋之前,对艾米丽说道,“如果你敢不来的话…我一定会叫亚瑟他狠狠揍你一顿…” 
“哈哈哈,这样吗?本heroine知道啦☆罗莎你就放心好了!” 
她用力拍拍胸脯,毫不客气的对自己的准女友做下保证。 
 
“那么…晚安。” 
罗莎看着她,满意地点点头,轻声说,“还有…今天谢谢你了。”喀吱一声,关上了门。 
 
艾米丽笃定,或许她会因为这而几乎高兴到一整晚都睡不着觉!就算罗莎对自己只是朋友间的喜欢,也绝对不会再放弃了。 
就在她一摇一晃,推着自行车回家时,那两枚五角星发夹闪着金灿灿的光,在它们的背后,刻有“罗莎.柯克兰”的字样。*但要等到艾米丽发觉这回事,或许要等很久很久啦。 
 

END. 


1.设定巫师一族假如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却不敢表白,可以送给自己的心上人一个刻有自己姓名的物品,即便是:我的一切,都只属于你。 


FT:

嘿嘿, 有人注意到我的签有什么变化吗~是的!我脱单啦!或许明天会发新婚贺文哟//// cp是世上最帅黄书书!!

评论(31)
热度(65)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