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三二一,我爱你

*cp:米英[黑桃KQ.]

*生贺.[HB to @清水金鱼 ]


文/未来



“Queen,早安。”

阿尔弗雷德动情地看着自己的王后,吻了吻他的脸颊。此刻的亚瑟依旧还在睡意中缠绵,双臂环抱着自己,睫毛微颤,抿着唇,在阿尔弗的怀里蹭了蹭。

在阿尔弗雷德看来,亚瑟已经可爱到令他神志不清,想要胡言乱语,乱开黄腔的地步了。

眼下,调皮的被单已经在他身上滑落,裸露出肌肤上无不是情欲过后留下的草莓,阿尔弗雷德嘴上的挂着笑,努力收敛自己,温柔地替他盖好了被子。


阿尔弗雷德极为小心地起了床,穿上比起以往更加繁复的服装,拿起了昨晚放在办公桌上的牛皮纸———上面潦草地记载着这一整天的计划,甚至连正餐负责人的名字都记在上面。

总之,这详细到令人难以置信。


今天,也就是五月一日。

是一个独特、而充满着期待与幸福的一天。


就在去年的这一天里,来自黑桃国的国王与王后,他们互相交换了最珍重的誓言,正式成为合法夫妇。

是了,今天便是两人的结婚纪念日。阿尔弗雷德望向窗外,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个美好的节日为亚瑟送上独一无二的、最珍贵的礼物。

———在这之后,也要亲耳听到,亚瑟对自己说,我爱你。




早晨八点钟。

亚瑟从梦里清醒过来,揉了揉自己睡意惺忪的双眼,随后便得到了一个来自丈夫的香甜的吻,并在皇宫内与他享用了一顿比起往日更加丰盛的早餐。

正在他结束用餐之际,一位奴仆递来一束装满蔷薇花的花束,娇小的容器似乎已经容纳不下,玫瑰花的香气漫溢而出,在他的鼻尖环绕。然而,亚瑟只是惊讶地张开嘴,又露出淡淡的一笑,眼神里看不见一丝触动,用着鼓励似的言辞对充满期待的阿尔弗雷德表示感谢。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在日程表上的第一排划下斜杠。


午餐时间。

正餐开始之前,阿尔弗雷德早把所有的厨师与女仆打发走,好让他们独处一室,享受少有的安宁。

他静静坐在餐桌上,看着自己爱人与他身前看起来美味至极的食物,感到心满意足。无论是烧得恰到好处的火鸡,还是已放置百年,散发着纯粹而诱人香气的美酒。这都是自己爱人平日里最爱吃喝的几样东西。


但亚瑟在那里呆呆地望着这些所谓的“美味”食物,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厨房,眼底的失落难以掩藏。他拿起刀叉,牙齿机械地咀嚼着,啃食着,伴着酒一起吞进肚里,如此反复,一声不吭。


阿尔弗雷德默默拿出牛皮纸,在第二行也划下了一道长长的斜杠。



下午一点。

阿尔弗雷德与亚瑟走出皇宫,与自己的子民亲密接触。

他们与敬爱着自己的市民们——无论男女老少,都激烈的拥抱着,亲吻着。

人民们为他们的婚姻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亚瑟被那些可爱的幼童拥吻,他幸福地闭上眼,阿尔弗雷德用余光瞥到了嘴角浮现一丝笑意的亚瑟,不禁激动万分,心想这次一定会成功。


可回到皇宫,亚瑟又立马变回之前那副模样,魂不守舍,垂头丧气的,对着自己强颜欢笑。

阿尔弗雷德困惑不解,甚至烦躁不堪,皱着眉 。却强压下自己想要知道原因的欲望,在第三行重重划下斜杠。


晚餐。

阿尔弗雷德决定孤注一掷。

他唤人赶紧将霍德华叫来,告诉他原本决定深夜在房间里亲自送上的礼物改为在烟花绽放之时献上。聚餐的地方也由皇宫内改为了大厅外,并且一定要挑在能够欣赏黑桃国全景,还能欣赏烟花的地方!阿尔弗雷德盯着点点头旋即转过身远去的霍德华的身影,背着手,嘴角挂着一丝胜利在望的微笑。


距离晚餐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他迅速跑去澡池里简单清洗身体,便赶紧换上女仆放在自己床上的西装,在梳妆镜前把自己额头前的碎发一股脑儿梳在脑后,无论高挺的鼻梁,高高的额头,还是湛蓝有神的明亮眼眸,阿尔弗都满意极了。

他在上施加魔法,又拿起了昂贵的香水在自己身上胡乱喷洒一阵,系好皮鞋,大阔步走出去了。



阿尔弗雷德提前入场。城堡之上,堆叠整齐形同波浪的墙砖内,那个空旷的平台。原本不过是个欣赏黑桃国全景的不二之选,因时常没人打扫,地面铺满枯枝落叶。

如今却仿佛被灰姑娘里那位可爱的女巫精心装点,获得新生,霎时焕然一新。

台内,雪白的布料将木桌覆盖,火红的蜡烛散发光辉,左右两只精致木椅正等待着那对恋人的到来。



“啊啊…真是漫长啊!”

阿尔弗雷德坐在位置上玩弄手指,将指关节按的噼里啪啦地响,又将它们舒展开来,凝视着。

许久,亚瑟终于姗姗来迟。

只见他穿着以往的那件淡紫色风衣,雪白衬衣,头顶戴着小礼帽,两手空空朝他走来。


阿尔弗雷德呆呆地看着他走近自己,又在他的对面坐下,举起刀叉,开始用餐。


硝烟笼罩在两人之间,阿尔弗雷德顿时觉得之前所要说的甜言蜜语都在即将倾诉之际,被他吞回了喉咙深处,顺着喉结的滑动,腐烂在了肚子里。

阿尔弗雷德并不清楚自己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令亚瑟非得做到如此地步。他简直就像个强行被推上舞台的玩偶,银丝缠绕,那是无法摆脱的桎梏,令身体不受控制般的运作起来。


“嘀嗒,嘀嗒。”

阿尔弗怀里的表响得如此不合时宜。一时间,他的胸脯被那缕缕上升的失望占据,他耸拉着脑袋,有些不知所措。早已明白这时钟响起意味着什么,于是想把头转向右边,却怎么也使不上力。他眼神空洞,望着脚下地板间的裂缝。裂缝好像正在无限的延伸、扩大,直至最后,将他吞没。


咻的一声,

烟花划过天穹,绽开一朵又一朵色彩缤纷的鲜花,优雅欢快的歌声在亚瑟耳边传来,原来是阿尔弗雷德特地为他准备的乐队正在演奏着,几个衣着华丽的女仆从里走出,手里端着一个美丽的皇冠,上面镌刻着细腻精致的英文,顶上的金边镶嵌着亮丽光鲜的宝石。

亚瑟久久凝视着皇冠,仿佛这王冠便如同一潭清澈湖水里的鱼,一不留神它便逃之夭夭。


“谢谢。”

他歪着头寻思片刻,轻描淡写地朝阿尔说道,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但我想还是不要了。”


直到这一刻,阿尔弗雷德终于忍无可忍。

沉淀在内心深处的愤怒被他释放,他猛的站起身,连身后的椅子是何时倒地的都不知晓。

他阴沉着脸,吓得那些女仆连连后退,顺着大门跑进王宫里去了,乐队停止演奏,用着好奇地目光打量着他。


“你到底想怎样?亚瑟?”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被刺痛了。他分为一国之君,如今却一副有求于人的作派。


“说那句话对你来说,

“就这么困难吗?”


亚瑟吃惊之余,深吸了一口气,用手反复抚摸着胸口令自己冷静下来。几滴滚烫的泪水顺着他脸颊滑落,自始至终隐忍在他心中的不安终于溢于言表,他慌忙擦干眼泪颤抖地问道,


“可是,我敬爱的国王。你有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即便如此,我却只想好好,好好地、安静地和你度过这一天。

“每一次的餐点都简单到只需要我来下厨就好,即便我的厨艺并不精湛。和你一起在城镇的大街小巷穿过,和你拥抱,亲吻,甚至…”

他想继续说下去,却哽咽了。


这下,该轮到阿尔弗雷德愣住了。

他眨眨眼,对哭泣的亚瑟无可奈何。这一天所发生的一切都重新涌现于他脑际,一直愁眉苦脸的亚瑟,想和他做些亲密举止却因有客人在场却望而止步的亚瑟,或时不时偷偷用余光瞥向自己的亚瑟…


这不正是爱的证明吗?


“该死…我都干了些什么…!”阿尔弗雷德痛苦地呢喃,他伸手捂住脸,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吞了口唾沫,心怦怦直跳。他们看着阿尔弗雷德放轻脚步,朝坐在椅子的亚瑟走去,眼里凝固的光芒再次跳跃起来。

一片悉悉簌簌的声音,阿尔弗雷德温柔地吻住了亚瑟,手轻柔地放在他的后脑,金黄的发色依附着他修长的手指,


唇分,他略带歉意,用着调皮的口气朝脸色绯红的亚瑟问道,

“我们还可以重来一次吧?

“My sweetie?”

烟花在两人头顶劈开,一束又一束。


阿尔弗雷德弯下腰,用手擦去残留在亚瑟白皙脸颊上的泪痕,看着亚瑟歪着头,背后烟花的色彩镌刻在他的背后。

只见他思忖片刻,喉结滑动,轻启嘴唇———


“难道这里还会有什么理由,值得我来拒绝你的盛情邀请吗?”亚瑟微眯眼睛,心中默念,

【三、二、一。】


“好吧。”

“什么?”阿尔弗有些疑惑。

“我爱你,阿尔弗雷德。”


?!!

阿尔弗雷德瞳孔收缩,脑海一片空白,亚瑟撇过头,脸颊的红晕印入眼帘。此时,他真想把这可爱的猫咪狠狠搂在怀里,与他一夜春宵,


“真、真是拿你没辙啊…嗯。我也爱你哦,我的皇后。”





END.


祝金鱼小天使生日快乐♡

因为期中地狱所以迟发这么久…!!

来自蛋蛋的心意,请收下ww(递)希望喜欢!!


评论(4)
热度(125)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