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明天请继续微笑

*cp:米英[国设.]

*群宣独放

*祝大家五一节快乐


文/未来



亚瑟坐在会议圆桌的角落,低着头,咬紧嘴唇,双手在桌下握紧,沉默不语.

木桌上的红茶褪去清香,不再泛起涟漪,逐渐变得冰凉。


“你怎么了?英国?”观察亚瑟许久的国家们异口同声。


“恩?”

英国猛地抬起眼皮,愣了一会儿,接着摇摇头,嘴角微微颤动着上扬,纤薄的唇往里缩着——

就在这时,他的那一丝微笑,出乎意料地卡住了。


与自己的嘴唇斗争片刻,亚瑟无奈地叹口气,无所谓似的耸耸肩,却随手拿起并翻开了桌上的资料,不打算解开他们的疑惑。

看着莫名其妙陷入沉默的亚瑟,三个人面面相觑。


弗朗西斯憋不住了,他半分讥讽半分担忧地问道:“小少爷,你是不是吃什么了?”

“我猜是和阿尔吵架了啊噜。”在一旁围观的王耀赶紧接下话茬。


接着,三个人的目光又转向阿尔弗雷德,仿佛在问“你做了什么?”,

然而阿尔弗雷德只是撇撇嘴,双手摊平。



“好吧,我告诉你们。不要为难阿尔弗雷德了。”

亚瑟啪的一下合上资料,他艰难地将眼珠子在会议室里转了圈,仿佛是做下什么了不起的抉择般眨了眨眼,



“我被诅咒了。”



“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最先笑的,是弗朗西斯,他笑得前仰后翻,眼睛中闪着泪“亚瑟,你今天是不是真的吃错药了?”

“我没有。”亚瑟涨红脸辩驳。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尔弗雷德有些反常.听完亚瑟的话后,微笑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他好看的脸上.他走向前与亚瑟蹙眉低语。


“今天早上起床过后,我发现,我不能,不,应该是忘记如何微笑了。”



是的,没有错。

那诡异的感觉,亚瑟至今仍牢记心中。

黑暗与恐惧交织在一起,结成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将他缠绕。在耳边轻响的呢喃,犹如一双炙热的手,狠狠将亚瑟整颗内心所攫住。


他喉结滑动,紧闭双眼。

【救救我】

他这么说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希望如同鸟儿展翅高飞那一瞬落下的羽毛,轻柔且渺小,从高空坠落,掉入茫茫沧海,被海浪扑又卷走,让来自海洋的生物吞食。从此毫无音讯。




“——他需要一个吻.来自心爱之人的吻。”

亚瑟睁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挪威。在那双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的眼眸中,他什么也看不见。


几小时前,在众人荒唐的大笑声中,阿尔弗雷德拉着气急败坏的亚瑟走出会议室,此时的亚瑟气得和什么似的,嘴里念念有词,浑身发抖,可在走远后,又皱着眉,难过得垂下头。


“亚瑟,看着我。”阿尔弗雷德将亚瑟逼近墙角,“不要害怕,英雄会帮你的,好吗?”

那双湛蓝的眸正是一针镇定剂,亚瑟不安躁动的内心沉淀下来,在从高处落下的灯光下,色彩瞬息万变。

不知何时,亚瑟陷入了一座巨大的海洋馆,那里没有一丝灯光,幽幽蓝光从他触摸着的将自己与海洋隔离开来的玻璃窗内发出。

那里美丽而气势恢宏,只有他一人独在。


———并且一个吻却只能维持一天,这个魔法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在用,但也不难去找到解决的办法。

挪威那恍如丝绸般柔和的声音将亚瑟拉回现实,他浑浑噩噩地抬起头。

正在这时,他接受到了来自阿尔弗雷德的炽热目光。


那是怎样的一种目光呢?亚瑟歪着头看着阿尔弗雷德,

担忧,这是他想的第一个词。

但却包含期待,又隐藏着收敛与忍耐。

亚瑟朝阿尔弗雷德微然一笑,却没有说话。


“请问两位,需要我回避一下吗?”挪威讪笑,身子已经微微向出口,手上正忙着收拾着用完的道具。


“哈哈哈!真是辛苦你了啊,挪威!”阿尔弗雷德后知后觉地站起身,跑去为挪威开了门。

挪威站起身,看了看坐在座位上一声不吭却脸颊泛红的亚瑟,又看了眼正站在门旁笑得一脸灿烂的阿尔弗雷德,带着不明所以的微笑朝门外走去。

在两脚彻底跨出后,他转过头“那么再见,两位。若我这边找到了消息,一定立即通知两位。”


“再见。”亚瑟说道。


嘎吱。门被关上,阿尔弗雷德大步朝亚瑟走去,双手张开支撑在沙发上,将亚瑟囚禁在自己的跟前。亚瑟没有惊慌,反倒顺其自然地靠在舒适的沙发上,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亚瑟,你说我是不是你爱着的人呢?”阿尔弗雷德的嘴凑近亚瑟,在他耳畔低语,

“那试一试总知道了吧?”


阿尔弗雷德吻了亚瑟,亚瑟微微歪过头,顺从地张开嘴,伸出舌头去寻找对方,找到后厮磨在一起。交换唾液的黏稠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好似一曲用以调情的交响曲。亚瑟的睫毛如同蝴蝶展翅般颤动着,阿尔弗雷德轻轻伸出手按住亚瑟的后脑勺,柔软的发丝黏在他指尖。


唇分,亚瑟突然微笑了。

那微笑便如同历经寒冬,忍耐着冰雪,终于迎来春分的花簇,花朵鲜艳而美丽,绽放在了亚瑟的嘴边。



“你说呢?

“我的大英雄?”


END.


 谢谢喜欢.如果可以,请给我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吧鼓励我吧~




评论(9)
热度(106)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