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露中/法加]小秘密

*cp:米英 法加 露中(未出没)

*娱乐圈PARO 详细设定见正文

 

01

 

   “我说阿尔弗雷德,你这家伙真的不去和亚瑟见一面吗?难得他这次来了美国,”弗朗西斯拿起酒杯晃了晃杯身,里面的冰块相互碰撞发出声响,“你可真是个负心汉。说要走就真的走了整整十一年啊。”

 

   吧台的大理石桌被擦得闪闪发亮,弗朗西斯坐在灯光永远找不到的位置上,而他身旁的人则更是隐蔽。那个男人坐在吧台最里端,与弗朗西斯相隔一个座位,空下的座位似乎是专程为某人留下,在那上面还有一杯被装满的威士忌。光是这一点,也令人更加确信了——在不久,还有一个人会来到这里。

 

   深沉的黑从来都无法遮盖原本便闪烁光芒的任何事物。那个一反往日沉默寡言的男子时不时把墨镜摘下东张西望,那双蓝幽幽的眼眸就像打磨过的钻石,纯粹而精致,在黑暗中如同蓝火般燃烧着,仿佛是在寻找某样东西,不,或许是人也说不定。

 

   反复确认过没有死缠烂打的狗仔队或是其他可疑的路人伺机而动后,阿尔弗雷德紧锁眉头,闷闷开口:“就算是你这么说的好了,我这次找你出来,可不是就让你来评价我的所作所为的。”

“好好。那么尊敬的大明星,你叫我来这儿是干什么?”弗朗西斯夸张地把手举起来以示投降,颓然放下后拿起杯子往嘴里猛灌一口。

 

    精致的玻璃酒杯被“咚”的一声砸在桌面,里面的酒水已经不见踪影。弗朗西斯木讷地盯着吧台前正在调制鸡尾酒的服务生。那淡淡忧愁的神色就像陷入单相思的年轻人,充满困惑。无论是他盖在脖颈上的蓝白围巾,还是深蓝色的大衣、深灰色的灯芯裤,抑或是他那头柔软的金色卷发,都能彰显出他是个富有情调且成熟的男人。

   可若有人有幸摘下此时他,还有坐在一边穿着朴素黑色大衣的阿尔弗雷德两人戴在眼前用以遮挡面貌的黑色墨镜,恐怕会立马惊讶地捂住嘴——前者,是响当当的著名歌手亚瑟.柯克兰的经纪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而后者,则是被风靡一时的《黑塔利亚》娱乐杂志中,评为新一年最受少女欢迎的男明星,阿尔弗雷德.F.琼斯。

 

    他们都是行走在潮流顶端,受人崇拜、尊敬的知名人物,正处风华正茂之际,前途不容小觑。

    然而他们同样也都是两个陷入苦涩恋情的深渊的不幸男子。

 

   “我想请你接一个广告。波诺弗瓦。”他说,“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出高价,接着无论如何你们这边也是拒绝不了的吧?毕竟从各方面来讲,会直接影响到公司”

   弗朗西斯嗤之以鼻,“要不是因为可爱的小马修是你的经纪人,哥哥我是才不会和你这个糟糕家伙合作的。”

 

  “哈哈哈,那么,”阿尔弗雷德高举酒杯,“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弗朗西斯也假惺惺的举起来意思意思,然后又喝了个精光。

 

 

    阴暗的拐角。不断发出红光的自动售货机。昏黄灯光。构成了这个在觥筹交错中挥霍钱财、浪费光阴,颓废青年尽情歌舞的污秽之地。酒吧的门缓缓打开,一名男子脸颊绯红,浑身颤栗的出现在门后,他紧紧捂住嘴,艰难地倚靠在被画满涂鸦的墙面休息。

   浓浓的酒气是一张肮脏的毛毯将他缠绕在内,他周身散发的恶心气味便如同毒气,正试图逼退每一个想靠近他帮助他的行人。醉汉一摇一晃地关上敞开的酒吧正门,将杂音与人群关在屋内,却扑通一声摔在了水泥地上,“救救我.....”他的声音喑哑,像乌鸦,“呜......好痛苦....”

 

   “嘿,你没事吧?”

   一个男人走近他,温柔地将他搂在自己怀里,摒弃醉汉衬衣上沾满的泥土,任凭他像个孩子似的在胸前蹭来蹭去,他在他耳畔轻声说道,“痛苦都将离你而去,亲爱的。”

   ——拥抱他的,是这个小镇里唯一的神父。他英俊帅气。性格淳朴,善良,乐于助人,是个不多见的热心肠。仿佛世间一切优秀美好的品质都集于他一身。昏黄路灯的照耀下,只见他身着黑衣,身旁搁着一本圣经,似乎是刚刚结束掉教堂里忙碌的工作,碰巧路过这里,再碰巧遇到了他。银质的十字架挂在胸前伴随他的动作轻微摇动。

 

    “哦,神父!我有罪。我想向你坦言......”他的额头上的汗珠让几缕碎发粘在上面,透过湿漉漉的头发,隐约可见的是一双美丽的绿眸,里面似乎还噙着泪珠,看样子他已是醉得不省人事,无心暴露的忧愁将他美丽的面容遮掩,他向神父低声喃喃道:“我爱上了一个我永远没有办法得到的人.....”

 

   “卡!”

    坐在摄影棚中的长椅上观看的本田菊惊喜发现,尽管亚瑟是以歌手出道,演技却丝毫不亚于在场的任何一位职业演员。虽在细节上有些许失误——例如在某些情境中表情也稍有些僵硬;在与阿尔弗雷德进行对话时语气明显对不上剧情,也就是没能完全进入状态——但这完全不能掩盖亚瑟.柯克兰天生便拥有的天赋。

   在一旁录制的摄影师赶紧关掉录像机,迅即离开现场,本倒在地上扮演醉汉的亚瑟噌的一下就从阿尔弗雷德的怀里脱离出来,嫌弃地瞥向朝自己傻笑的阿尔弗雷德,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快步向摄影棚走去。

 

   “Bro,别这么冷漠——好歹我们好不容易再见一面。”

   “请叫我亚瑟,多谢合作。”亚瑟面无表情,抱着双臂如同冰冷的石像——谁叫这家伙这么不走运,刚走去摄影棚喝水就被喊出来,纯心想打扰刚调整好的好心情不是,“顺便容我提醒你一句,他们不需要知道我们之间的过往,过多的流言只能使他们分心。”

 

   “哦,亚瑟。你看看你,我们已经十一年没有再见面了,何必这么争锋相对?收起你那咄咄逼人的嘴脸吧——”

   “谁、谁说我和你吵架了,”亚瑟涨红了脸,竭力为自己辩解,“我只是很久没见到你,不适应而已......当弗朗西斯告诉我你要和我合作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就这样?”他问。

   “那你以为还哪样啊!”他答。

 

  “我还以为你......”

   ——弗朗西斯那家伙什么情况,不是说亚瑟生我气了吗?
   “不,没事。亚瑟你......”这时,阿尔弗雷德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就在距离他和亚瑟不远处,弗朗西斯和马修似乎正在讨论什么,举止亲密,时不时会有肌肤之间的接触。他猛一下反应过来了。

 

   ——“要不是因为可爱的小马修是你的经纪人,哥哥我是才不会和你这个糟糕家伙合作的。”弗朗西斯在喝酒时说的话此时如同魔咒般在脑海浮现。搞不好弗朗还真的对马修有意思.....

 

   “你怎么不说话了?”亚瑟困惑地歪着脑袋,“是在想什么?”

 

   “感谢大家的努力,那么今天就到此结束了。”

   本田菊被扩音器放大的声音突兀地响起,阿尔弗雷德一面瞅着阴沉着脸,随时可能发作的亚瑟,一面尴尬、耐心地听他们的负责人把话说完——

   “还请各位不要忘记带走自己拿来的东西。谢谢。”

 

   “好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阿尔弗雷德饶了绕头发,“亚瑟,你有空吗?和我出去喝一杯怎么样?”

   “不,我很忙。”亚瑟翻了个白眼,原来这家伙把自己喊出来竟然是为了这件小事。

 

   最近他为了这次广告下了不少苦功夫:台词早在分发下来后不久就背得滚瓜烂熟,那本装有台词的薄书也用不同色的笔做了圈点勾画,并且还被翻得起了褶皱。为了让自己融情于景,在网络搜刮大量与同性之间恋爱有关的电影。早上是咖啡加一片面包,半夜依旧喝的是咖啡,好便于提神。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办事利索,责任心强,哪怕是对他人,也依旧严谨认真,甚至有些过于死板和苛刻。加上这次参与其中的还有自己熟悉的大明星,令他丝毫不敢有一丁点怠慢。

   反复折腾之后,亚瑟不再如往日那样明艳照人:白皙的脸颊没有一丝红润,疲倦悄无声息爬上面孔,无论早晨还是黑夜脑袋始终昏昏沉沉。

 

   此时此刻,阿尔的眼神正祈求着他,祈求他能够说些什么。——好像小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也是这么看着他的。那投向自己的,饱含爱意的目光,眼底缀满喜悦。看起来是那么小心翼翼,如同是发现了独一无二、仅属于他一人的珍宝。

 

   然而亚瑟只是忧伤地凝视这个高出自己整个脑袋的弟弟,一声不吭地沉默着。仿佛隔了一个世纪,亚瑟主动打破了沉默,同正犹豫着是否走上前的弗朗西斯悄然离去。

 

    

   “叮咚。”坐在驶向城镇的专用轿车中,弗朗西斯听见自己手机有讯息传来,他低头一看,冷汗却不自觉地冒出来浸湿衬衣。

   “如果亚瑟今晚不来酒吧。你就死定了。弗朗:-D

   “E-mail From: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就是个恶鬼、混世魔王。弗朗西斯悲痛且毫不留情地为这个兄控做下定义。

 

 

TBC.

 

在临死前开了新坑,稍微开了个头,以后会找时间慢慢填上的!相信我><

但是这恐怕是寒假的最后一更了。以后将会从一日一更、两日一更统一变为一周一更、或者一周两更。因为还是要以学习为重,十分抱歉(鞠躬)

 

一直以来都非常照顾我的小伙伴们,非常谢谢你们。(比心

PS:作为一个取名苦手,这种时候果然还要召唤亲友了!@苏维埃 

评论(6)
热度(98)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