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致我亲爱的狸猫先生

*cp:米英

*亚瑟狸猫设定 阿尔弗雷德大学生设定

*年龄操作有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01

    阿尔弗雷德家有只可爱的狸猫。

    他有一双翠绿色的眼眸,晶莹剔透仿如翡翠,金色粗眉像被毛笔在眼睛上方的肌肤扫过所留下的,他还有一对软乎乎的棕褐色小耳朵,粉嫩嫩的屁股上夹着一条大而松的尾巴。他做事慢条斯理,优雅礼貌,为人正直善良。他的服饰总是一丝不苟:紫色的风衣见不着一丝褶皱,头上歪着戴一个小小的紫色礼帽,一条长长的黑色丝带系在头的两边,延伸到下巴被扎成一个小蝴蝶结,用于固定礼帽。

    他叫亚瑟.柯克兰,是个只有七岁,通过魔法变成小男孩的狸猫。

02

    阿尔弗雷德难受地从缠绵睡意中睁开双眼,他的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他不满地转过身,瞪着站在自己身旁双手叉腰,一副大人模样的小狸猫。

    “阿尔弗雷德,你又睡懒觉。”

    亚瑟的目光中是刺裸裸的嫌弃,这个家伙已经开学将近一周,却还是如此拖拉、懒散,丝毫没有一点自觉:白天上课时呼呼大睡,鼾声骤起,深夜玩游戏时就成满面红光,精神抖擞…真是搞不懂,这种学生是怎么考出属于优等生的成绩的,作弊吗?”

    阿尔弗雷德撅起嘴,心里的委屈可以演上好几百场狗血肥皂剧,他眯着眼睛,看到亚瑟那紧锁眉头的模样更是难过了。他哆哆嗦嗦地把手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来,下一秒就把浑身冰冷的狸猫塞进被窝,搂在怀里。

“阿尔弗雷德!!”亚瑟的小脸红扑扑,他死命在他怀里挣扎,“笨蛋,快点放我下去!”

“呜…今天是周末啊,亚蒂。就让我睡一下吧,拜托了!”

    阿尔弗感觉到怀里的人突然轻轻抖了抖肩膀,安静了下来。

   “只…只有这一次啊…!”

    阿尔弗雷德听完后嘴角微微上扬,一丝胜利的微笑挂在脸上。他双脚蜷曲,让这团小小的、毛茸茸的小家伙贴在自己暖和的胸膛上,美滋滋地闭上眼。约莫几秒钟后,便回到了梦乡。

    正午的太阳透过窗户,游走在房间的每一个缝隙,其中的一缕则落在亚瑟的熟睡的侧脸上,他们依偎在一起,呼吸声此起彼伏,安静地在梦幻王国里当着自己的公主与王子。

    时间就这样缓慢流淌而过,窗外小鸟唧唧喳喳的吵闹,他们住在远离嘈杂人群的乡下,房屋沿马路而建,偶有车路过传来鸣笛声,或是远处若有若无的犬吠声。倘若抛开这些,也算是万籁俱寂了。

03

    “全、部都是你的错!”

    亚瑟气鼓鼓地嘟着嘴,一声不吭地坐板凳上,决心再也不要理坐在对面抓耳挠腮不知道如何是好的阿尔弗雷德。

    他快被气死啦!虽然也有自己的错…

    睡着之前,明明只允许自己睡那么一小会儿,可当真的倒在床上时,柔软的床单仿佛给自己的四肢施了魔法,整个人顿时轻飘飘,如同坠入云朵中,结果一直睡到阿尔弗雷德摇晃自己时,还有点浑身发软的迹象。

    但亚瑟始终相信,不,是坚信,到了下午三点钟才把自己叫醒的阿尔弗雷德一定也有错。

    在他睡眼惺忪,一脸倦意地问阿尔弗雷德现在多少点,才震惊的发现,原来自己已经错过享用下午茶的时间。

    上帝,这对他来说就是罪恶!

    亚瑟的头顶布满乌云,脸色阴沉。他狠狠地瞪了阿尔弗雷德一眼,撇过头不再看他,

    “亚蒂,不要生气了好不好?”阿尔弗雷德双手压在两腿缝隙间的板凳边沿,小心翼翼地试问,生怕又在不经意间说错什么得罪了他。

    这次亚瑟生气可把阿尔弗雷德急坏了。

    他整天大把大把时间都耗费在无聊的游戏里,与自己班上同学的交往算是少之又少,虽然成绩优异,但情商却惨不忍睹。游戏攻略对手心理他一眼猜中,女孩心思奇怪举动他则完全搞不懂。

    沉默良久,“咚”,阿尔弗雷德像恍然大悟一般,把拳头打在手掌心,“走吧,亚蒂。”

    亚瑟眼角余光悄悄瞟向他,意示在询问。

    “去骑自行车到处兜风吧!”

    亚瑟肩膀轻颤。

    “快走快走,不然太阳落山你就要回家啦!”阿尔弗雷德讨好搬地把亚瑟从板凳牵下去,向玄关跨出去。

     他笑嘻嘻地把停在鞋柜旁的自行车后车轮的锁解开,和亚瑟一起走出家门来到。

    “真拿你没办法…”亚瑟故作矜持,“这、这是你自己擅作主张啊,我可没有说什么要出去玩…”

    看起来亚瑟外表镇静好像真的是他说的那回事儿,实际上他内心的激动早就没法抑制:大尾巴像把扇子一样不停左右摇晃,嘴里还哼着不成样的歌,“好了吗?好了吗?”他不断催促道。

    “好嘞!”锁上门的阿尔弗雷德朝亚瑟走来,把矮个儿的亚瑟抱在座位上,然后自己右脚一抬,也坐上去了。

     “叮叮”他把帽子戴在亚瑟头顶,按响车铃,踩着脚踏板向马路骑去。


04

    风在耳边哗啦啦地响,它在耳边吹过,在脸颊滑过,又在手臂上流过,仿佛就像恋爱中的少女正在呢喃着爱人的故事,甜蜜中又交杂着恋爱的芳香。亚瑟坐在阿尔弗雷德的前面,软软的金发被风撩起,轻轻落在阿尔弗的脸颊上,淡淡的头发的清香钻进鼻尖。

    阿尔弗雷德沿着马路向前行驶。位于他们右边的,是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日本传统房屋,现在是下午四点,大多数人都还在进行劳作,只有少数房屋里能看见几个老婆婆,她们正在阳台上踮起脚尖,把一床床棉絮从阴暗的房间里拿出来,铺在栏杆晒晒太阳。位于右手边的则是湛蓝的、被太阳照射后闪闪发光的大海。海鸥们在上空盘旋鸣叫,调皮的浪花拍打岩石,溅起的一朵朵雪白的花朵在燃烧着。

    “真美啊!对吧?亚蒂?”

    自亚瑟从无意间瞥过头望向大海过后,就没有再回过神。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大海,仿佛下一秒他就要一头钻进海里。阿尔弗雷德笑着按了刹车,缓缓停在低矮的围栏前,用右脚抵住承载了两个人重量的自行车。

    “恩…”亚瑟点点头,把身子缩进了阿尔弗雷德的怀里,旋即说道“很美,就像阿尔弗的眼睛一样。”

     “亚蒂?你是困了吗?”

    阿尔弗雷德温柔地眯起眼,捏了捏他软软的小耳朵,抬手顺着怀里毛茸茸的小家伙的发丝摸下去。

    睡意如轻纱,亚瑟被缠绕其中。

05

    温暖的胸膛,丝丝凉意的微风,恼人的蝉鸣,火辣辣的太阳。

    阿尔弗惬意地闭上眼,在此情此景下,突然想起了与亚瑟的相遇。

    那时他刚踏上艰辛的求学之路,来到陌生的异邦,远离家乡,漂泊在外,他的一切无人问津,这都是他心中说不清的忧愁。

    那时时至夏季,一个微风徐徐,阳光明媚的正午,他听见仿佛早就消失不见的门铃正在叮铃叮铃的清脆响着,他跌跌撞撞跑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头顶拥有一对棕褐色小耳朵,翠绿翠绿的眼睛里噙着恐慌泪水的孩子。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他战战兢兢,“请问您能帮我吗?”

    于是那天,阿尔弗雷德拿出屋里快被灰尘占满的自行车,带上他挨个儿挨户的问,亚瑟在一边歪着脑袋,努力去回想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夕阳西下,候鸟归家,在两人的不懈奋斗下,亚瑟终于找到一直等自己回来的哥哥,斯科特。他的哥哥和阿尔弗一样高大,头顶带着黑色的帽子,一头红发,不耐烦地把身子靠在电灯上。

    当亚瑟兴高采烈地朝他哥哥拥去时,斯科特却狠狠地把亚瑟的头拍了一下,然后揪着他耳朵给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地阿尔弗雷德道谢。

 

    啊,现在想起来,或许亚瑟会喜欢自己的自行车,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总之那天过去后,阿尔弗雷德时不时总会朝门口望去。

    他今天还会来吗?他还会回来找他吗?

    阿尔弗雷德难以忘却那拥有双绿油油的眼睛,和粗得吓人的眉毛,胆子虽小却生性善良的小狸猫。

    “叮咚。”

    后来某天,他家的门铃再次响起,阿尔弗透过窗户望去,看见站在外面的正是自己盼星星盼月亮的小狸猫。毛茸茸的尾巴被特地显露出来,头顶戴着一顶小礼帽。只见他手提水果篮,站在门外不安地等候阿尔弗雷德为自己开门。

06

    清凉的海风拂过阿尔弗的脸颊,他从甜蜜的回忆里挣扎出来,低头看向把脸贴在自己肚子上,一只手还抓着自己胸前衣料的亚瑟。

    他似乎睡着了,眼睫毛微微颤抖,发出均匀的呼吸。

    “亚蒂,午安。”

    阿尔吻了吻亚瑟的头顶,“感谢上帝,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亚瑟松松软软的耳朵在这时,突然动了一下。


END.

阿尔:亚蒂,你明明有耳朵还有尾巴,为什么那些村民不会被吓到?

亚瑟:因为我有魔法啊,蠢货!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w

真想有人帮我画一下狸猫亚瑟啊XD,光凭想象根本没法知道这个设定到底是有多可爱嘛(大哭)

如果喜欢请为我点个赞~

评论(8)
热度(92)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