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黑桃设定 私设多到数不清
*前文点我⁄(⁄ ⁄•⁄ω⁄•⁄ ⁄)⁄

*加下引号的文字请注意

 
 


07

 
 
 

     亚瑟出事时,阿尔弗雷德正头疼地听米尔寇如同复读机一样反复念着他手中白纸上的内容。

     起初阿尔弗雷德听得还算认真,但他逐渐发现,那面纸上所谈及的内容意外的平淡无奇:无非就是对于最近黑桃国物价上涨速度太快,税率也变得越来越高,遭到了众多市民的不满和唠叨,政府又该如何来处理并且重新获得民心而进行的探讨......

 
 

     如此,在经过几个轮回后,阿尔弗雷德便厌烦起来了。

 
 

     米尔寇的嘴张开又合拢、张开又合拢,阿尔弗雷德却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帘外的世界,心里想着亚瑟现在或许已经买完了东西正在等着他......

 
 
 

     就在这时,他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像税率过高,物价上涨引起群众骚动这种事情,在黑桃国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了。

     ——这真的便值得米尔寇这种名声赫赫的人拿起纸笔墨水来与他商讨?

 
 

     莫非,他是别有用意

 
 

     阿尔弗雷德怀疑地望向米尔寇,却发现他一面念稿的同时,眼睛一面时不时斜视手里握着的怀表


     这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倘若真是愿意替自己的国家、国王出谋划策。为何在分析对策时显得如此焦虑?又为何要如此频繁的注意时间
 

 

     这团迷雾围绕在阿尔弗雷德的脑海,突然在某一刻变得清晰明朗起来。在迷雾的中央正站着一个人,他有着碧绿的眼眸,亚麻金的短发,浅浅的微笑......

 
 

     ——亚瑟

     ——亚瑟现在一定有危险!!

 
 

     “咔哒。”

     正在此刻,米尔寇忽的关上怀表,放进了内侧袋。伴随着他的这个细微动作的,是车窗外集市人潮的突然躁动——

     阿尔弗雷德闻声而起,把头探出窗外,发现有许多原本正漫无目的闲逛在集市中的人开始向他这边——也就是位于集市最西侧的“出口”跑来。有的妇女一边奔跑,还一边带着尖锐的惨叫声。

 
 

     阿尔弗雷德二话不说跳下了马车,拽住一个准备放弃自己商品跟着人流一起冲向出口的中年男子。那名男子的额头上密密麻麻布满汗水,眼睛里写满了不安。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阿尔弗雷德几乎是从喉咙里吼出来的。

     “陛......陛下。”即便身为一国之君的阿尔此刻身着便服,还是被眼尖的中年男子认了出来——“就......就在刚才,突然有一辆马车的马骏失去控制,现在正在街道上到处跑,还带动了其他的马一起......”

 
 
 

      阿尔弗雷德的瞳孔突然收缩,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仿佛即将不受控制。他放开了这个可怜男子,迅速钻进了车厢中找到并拽起米寇尔,强迫米尔寇离自己更近一些。他的眼睛此时布满了血丝——

     “如果,亚瑟敢有什么不测。你且给英雄我听好了——我,定将你满、门、抄、斩。并且把你的首级挂在城墙外示众——”

     “你在说什么?陛下?我为什么一句话也听不懂?”米尔寇一脸无辜,镇定从容地面对这个痴情男子的恐吓,不,或许“威胁”更加贴切一点。

 

    这个男人,的的确确拥有着轻松令他万劫不复的能力。


     ——阿尔深刻地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和这个危险的男人再多聊一句,现在能做的,是刻不容缓地跑向亚瑟的身边,保护他。而不是傻傻愣在那里,祈祷他能够平安。

     阿尔弗雷德随后头也不回地开始不要命地奔跑起来,渐渐消失在米尔寇的视野之中。

 
 

     “——阿尔弗雷德.琼斯。”米尔寇无奈地打理了被阿尔弗雷德捏得乱糟糟的衣襟,嘴角的微笑变得狰狞起来——“快跑起来吧,最好快一点啊。”

 
 
 
 

      当阿尔弗雷德找到亚瑟的时候,亚瑟已经陷入昏迷。阿尔弗雷德看见那么瘦弱娇小的亚瑟横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一动不动,如同任人宰割的羔羊,束手无措。

     愤怒。悲伤。心疼。自责。这些过度的负面情绪使阿尔弗雷德走向崩溃的边缘,他不顾即将冲向他的马和它身后拽着的东西,安静地走到了亚瑟的身边。

 
 
 

     马蹄声越来越逼近,阿尔弗雷脸色“刷”的一下变得煞白。他担心即便是自己,也不能及时地带亚瑟和其他吓坏的市民避开。

    ———但身为一个亲自指导新兵并共同上过战场的国王,阿尔弗雷德拥有着异于常人的镇定与智慧。只见他突然伸出手,嘴里振振有词,然后蓦地大喊一声——

“时间静止——!”

他所处的地面突然出现散发淡紫色光芒的魔法阵,并且正在以极其快的速度向四周扩大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媒介”——

     一个巨大的时钟在天空骤然降临。奇怪的是里面的时间已经停止了转动。

 
 
 

     一位身处阿尔弗雷德身旁的女人突然惊呼一声。原本正向她来势汹汹地冲来的马车竟然停止了运动!

 

     时间被某人静止了!

 

     而造成这一结果的阿尔弗雷德却低着头一声不吭,看样子是不打算向那群人解释些什么。

     他打了个响指,一扇铁门便在他的身旁出现。阿尔弗雷德弯下腰,轻轻抱起面色憔悴,仍不见清醒的亚瑟朝着里面走去。接着门便化为残影,消失不见。留下了还未来得及对周遭所发生的一切做出反应的群众。


 

     回到皇宫后,阿尔弗雷德立即命令所有的奴仆迅速离开自己的房间,自己则把亚瑟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

    阿尔弗雷德单膝跪地,深情凝视着眼前这朵娇嫩的玫瑰。这时的亚瑟似乎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下来,紧紧抱在一起的双臂突然放松,那本熟悉的日记本再度出现在阿尔弗雷德的眼前。

 
 
 

     亚瑟正是因为它才迟迟不肯离开?那么这里面到底存在些什么,竟让亚瑟如此痴迷?

     阿尔弗雷德咽了口唾沫,尽可能地控制好自己的力度,悄悄地、在不会把亚瑟吵醒的情况下,把亚瑟的日记本从他的胸前拿出来。


      阿尔弗雷德决心已定,便如重释负地打开了日记本。阿尔弗雷德在用力地深吸一口气后,开始用眼睛追逐本子上密密麻麻写满的文字。

       日记本的第一页,第一排,是这样写的——

     “你好。亚瑟.柯克兰先生。在你开始阅读这本由你亲自书写的日记之前,我想告诉你的三件事情:”
     阿尔弗雷德顿时疑窦丛生,选择继续向下看,

     “第一,我希望你能知道,现在的你已经失去了在七岁以后的所有记忆这件事情。别急,作为一名合格的绅士是不能为这件小事而感到慌张的——在日记本的第二页会详细为你说明,你到底干了怎样一件令你、令你的家人为难的蠢事——”

 
 

     当阿尔弗雷德正准备阅读第二件事情时,他的耳边却响起了些细微的声响,随即一个充满着警戒与不安地声音充斥整个静谧的房间。

     那个声音提出的疑问,令阿尔弗雷德心碎。

     他听见,那个声音向自己问道:

 
 
 
 
 

     “——你是谁?”


TBC.

 
 
 

啊啊啊啊,我真为自己骄傲!!终于赶在即将第二天的时候改完!!!

 

评论
热度(34)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