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黑桃设定 私设多到数不清
*前文点我⁄(⁄ ⁄•⁄ω⁄•⁄ ⁄)⁄

*加下引号的文字请注意


06

 

     秋去冬来,转眼又是新的一季。

 

     今天的黑桃国天气异常凉爽,冬日的阳光变得更加收敛,慵懒地看护着即将沉睡的大地。在这般天气里,尽情放纵自己来享受这美好的一天,或许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可当亚瑟正怀着这样的心情,刚喝上自己精心调制而成的红茶一口时,便被那可恶的阿尔弗雷德从婀娜多姿的花丛中拽出来带去了集市。

 

       ——“所以我说啊,你这个罪恶的家伙,带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最好能给我找个好点的理由,不然我一定会诅咒你的。”

 

    在露天市场上,人潮推挤着缓慢前进,年货摆满了大街小巷。许多来自异邦的商人在此向黑桃国的人民贩卖自己国度的特有产品,那些列出的物品千奇百怪,琳琅满目,可对于此刻的亚瑟来说,他的眼睛里却只能看到自己那杯正冒着热气、香气远飘的美味红茶。亚瑟越想越气不过,硬是给穿便装的阿尔弗雷德的棕褐色皮鞋上擦了一脚,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阿尔弗雷德苦笑,一边看着自己身旁穿着和自己淡蓝色大衣颜色相当一致的风衣的亚瑟,一边伸出手指,“放松点,亲爱的——我拉你出来是为了准备屯粮啊,哦,当然是为了过冬。刚刚我在皇宫时,预言师过来告诉我,今年黑桃国的冬季比起以往都要冷上许多。我自己需要的用品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喏,看见了吗,那里,就是那个有巨大红色展示牌的那家店,那里的红茶很不错,虽然那边最出名的,是抹茶啦......是我一个挚友开的。作为补偿,英雄我这就带你去看看?”

     亚瑟听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阴沉的脸色变得晴朗起来,眼睛顿时一亮,迅速拿出了自己衣兜里的日记本,嘴里嘟囔着“马上,等我一下。”便开始马不停蹄地把阿尔刚刚说的,和自己留意到的全部写在了上面。完毕后,又重新把日记本和笔放回原处,与自己身旁耐心等候的阿尔弗雷德一起向着他朋友家的店铺走去,

      这时——

    “陛下。”一个身影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这个声音太熟悉不过——不正是昨天才见过面的米尔寇伯爵吗?

 

    “贵安。阿尔弗雷德殿下。”

    “你找本英雄有何事?”这次没等到阿尔弗雷德出手把亚瑟挡在身后,亚瑟倒自己先躲在阿尔背后去了。亚瑟在背后一声不吭地咬紧嘴唇......

    ——这个男人,给他深深的不安。

 

    “陛下,我想和你说些关于今日晨会所讲内容的一些.....遗留的问题。”米尔寇故意停顿了一下,旋即用更加低沉的语调说了下去“我想,可能有外、人在场。是否会不太合适——”

    阿尔弗雷德可不是傻子,他冷哼一声,不屑地看了这个卑贱的男人一眼,便转过背去和亚瑟说话了。

“亚蒂,英雄我还有些事没有处理完,你可以自己先去吗?英雄我保证——马上就来。”

    亚瑟绿色的眼眸闪动着强烈的不安,仿佛祈求般地看了阿尔一眼,又只好作罢。分明只是一个字,却几乎是从亚瑟牙缝间挤出来的——

    “好。”

 

    与亚瑟作别后的阿尔弗雷德和米尔寇朝着一辆极其普通且常见的马车走去,最后隐没在了密集的人群中。

    亚瑟长吁一口气,踮起脚认认真真地确认米尔寇的确与阿尔弗雷德走远了,便放松了下来......

    ——然而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却超出了无论是亚瑟,还是阿尔弗雷德想象。

    这件事将是一个亚瑟终于恢复平静的生活的巨大转折点,它就好比是一朵占满鲜血的玫瑰,它那布满利刺的茎正紧紧地、紧紧地缠住亚瑟的大腿根,极其迅速地向上、向上攀爬。

 

    卖给亚瑟红茶,是一个扎着马尾,穿着奇装异服的青年。

    他向亚瑟推荐红茶时,那洋溢着激情的言辞令亚瑟对他印象深刻。但此刻的亚瑟还不会知道——这个年轻人,将是以后专门为了守护他而设立的骑士。

     或许命运便就是这样下贱,捉弄着所有向它恳求受到庇护的人们,让他们痛苦到无以复加、让他们变得一团乱遭......

 

    推开店门的亚瑟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买到心爱之物的喜悦令亚瑟短暂的遗忘了阿尔弗雷德突然离开的失落与扫兴,他手里拎着几罐雕刻着漂亮花纹的茶叶,开心地哼起歌,站在一旁,静静等待阿尔弗雷德的到来。

 

     或许这是他的一个错觉:刚才,他忽的感觉到自己周遭的人开始越来越多。渐渐地,那些人便如同洪水猛兽向孤立无援的自己扑来。一阵推让过后,他糟糕的发现自己偏离了原本的位置。亚瑟一时慌了神,一面吃力的把装着红茶的袋子拉到身后,一面把手肘当作盾牌抵在胸前,试图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

     就在亚瑟即将回到原位的一瞬间,他的衣服便被某个人狠狠地拽住,又在 顷刻间,把亚瑟狠狠地向后一拉。

     亚瑟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啪嗒”

    是类似于书本的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

 

     亚瑟突然像疯了一样,甩掉装着红茶的袋子,猛地朝方才发出声响的地方扑去——是他珍视一直以来珍视的日记本——亚瑟紧紧将它护在了胸前。

     在此之后,却没有亚瑟预料中突然而至的疼痛感,哪怕是一丝痛感,都没有。——那群人像是达到了某种目的一样,在这特定的时间里,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人群的惊呼声。

    木桌被砸在地面的声音。 

    乱成一团麻的脚步声。

    ——失控的马蹄声。

 

    人群如同呼啸而来的海浪,汹涌地向亚瑟袭来。

    在失去知觉以前,亚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后背被狠狠踩踏过后的剧烈刺痛。他听见,那失控的马蹄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不,没准儿那碰巧就是死神的脚步声。亚瑟认命般的静止不动,他的脑海一片空白。

 

      隐约间,他似乎听见熟悉的呼唤声——

    “亚蒂.....亚蒂......”

    伤痕累累的亚瑟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他紧紧闭上双眼。

    疼痛中,一阵悄然而至的睡意如同蝼蚁,正在啃咬着亚瑟脆弱的神经,侵蚀着亚瑟最后的一缕意识。

    “嗡——”亚瑟的耳边似乎听见了,自己熟悉的、带着某种特殊含义的声音。但痛苦,却把他带去了更加黑暗的世界里去。

    亚瑟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悲伤、迷茫的眼泪,缓缓滑过脸颊,“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TBC.


果然着急是没用的_(:зゝ∠)_,还是从下章开始比较好!!!!

 

 

 


评论
热度(28)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