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米英]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亚瑟(?)第一人称

——————————

引子

 现在是下午2:00.

 在这阳光明媚,微风徐徐的一天,我,也正在努力地去模仿着亚瑟.柯克兰的种种。

 无论他那充满着无限魅力的绅士风度的操纵下所诉诸的言语;还是在说话时,那一腔传统而优美的英伦音,抑或是他那在他人眼里看起来简直糟糕透顶的性格...

   统而言之,总而言之。只要关于他,亚瑟.柯克兰的一切。我都能将其演得惟妙惟肖、细致入微,甚至有种“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味。

———Well,Who Am I?


0

“你好,第二天的我。”

 当我起床后,从睁开眼的第一刻起,心里便被某种沉甸甸的东西挤压着。从脑海深处传来的一阵阵眩晕令我更加难受。

  我困惑地环视着四周,陌生的房间里没有任何格外值得我瞩目的东西,房间很小,走个七八步或许就到头了。但该有的设备却很齐全。也就是说,这里正如每一个房间该有的是一样的:还被开着的台灯照亮了漆黑的一角,一张堆满文件夹的木桌被安在靠窗的位置,还有一面极大的等身镜靠门放着…这些陌生的家具看起来已经被岁月的冲刷留下些许痕迹,但是有一点却令我很在意。——在我正前方的那面墙上有一个钟,黑色边框,看起来应该经常被人擦拭,还在转动——可是我却又在那张书桌上发现了另一个钟,可这次却是数字的。上面显示,现在早晨7七点二十分——如果说只需要看时间就足够了,那挂在墙上的一个已经足够了吧?——那么,这个数字钟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直到目光扫到矗立镜子旁的那衣柜时,
  我的全身席卷来一阵触电般的骚动。心脏仿佛就在耳边跳动,脑袋变得越来越沉。

  那里一定有什么。
  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我离开床穿好摆在床沿的拖鞋,朝那里迈开了步子。那张贴在衣橱的醒目位置上的白纸和悬挂在门栓上的一册笔记本立即吸起了我的注意,“你好,第二天的我。”便是出自于那张白纸上一大堆英文里的其中一句。

   ——这是什么?是谁的恶作剧吗?
   正想着,我把白纸扯了下来,开始逐字逐句地阅读着,还不小心从齿缝间漏了出来——
  “当你看见这张白纸时,也说明了你似乎已经开始了全新的一天的开始。当然,这证明了你还是活着的,这必须得祝福一下不是么?”——上帝!这是唱的哪出?“不管怎样,好吧、我知道你或许烦躁得想把这纸扔掉,没办法,这就是你那该死的性格。不过请你先等等,我首先得告诉你,你的名字叫做亚瑟.柯克兰。…这里将会有一个故事,关于你,关于你的爱人…”


  爱人。
  我看到纸上写着这个陌生遥远的字眼。令人惊讶的是,这还是让我难过了起来——他是谁?他为什么会让我这么悲伤?我一面使劲摇着脑袋,企图让这躁动不安的情绪远离我,一面继续向下看道,
“如果你准备好了,那么请打开日记本,逐字逐句地开始阅读吧。以上。”



TBC.

想写个中篇,所以就动手了。
(这其实是黑桃Paro,刚开始有想写悬疑的念头不过放弃了。)或许是HE…或许!

要考试了,可我只说两句话:人有多大胆,复习拖多晚!只要胆子大,天天寒暑假!(不对不对)

 最后,感谢阅读。如果能够喜欢上,真是太好了。欢迎捉虫! 
 
 
 


评论
热度(35)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