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Squall

CP:轰出
推荐BGM:Squall-Pasteboard

文/柰


他说,这份感情太过灼热,以至于让他在寒冷的冬天感觉自己浑身赤裸。
 

昏沉沉的凌晨,他披着一身月光赶去了酒吧。穿过正在舞池狂欢的人群,抵达短信显示的门号前,隔着门他听见里面的啜泣声。声音隐隐约约,朦胧而令人揪心。像轻柔的羽毛不断摩挲刺激着轰柔软的内心,正是这声音,让他选择毫不犹豫地推门而进。登时,酒浓烈的气息像一双大手猛地捂住他的鼻子,他一时喘不过气,侧过脸,表情扭曲得更厉害了。
轰君,你终于来了!昏暗的光线下,辨出来者的丽日御茶子“唰”地站起身,一脸内疚地朝轰焦冻走去,脚下好几瓶拦路的空酒瓶被踹飞老远。
不好意思让你这么晚来,可是人偶喝醉以后,就一直趴在桌上哭着喊你名字,嚷嚷着要你来,谁也拽不动他……明明喝醉了,力气却大到惊人。
对不起!丽日一鞠躬,双手合十,又一次向轰焦冻道歉。本来只是想庆祝下……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
 
没关系。轰焦冻客气地摆了摆手,随后干脆地无视了还想解释的丽日,径直走向那断断续续的啜泣声的源头。
男孩的头趴在桌上,毛茸茸的绿发微微颤动。那张笑靥,原本模糊了的笑容,像被雾气遮掩在后的微笑,又一次清晰无比地印在轰焦冻的脑海里。他不得不想起所有与之有关的记忆碎片,那些混乱的,琐碎的,暧昧的记忆。即便还没能看见男孩的脸。微眯的眼皮下,那双绿得发亮的眸,好像在跳跃着的雀斑,他嘴张得大大的,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却是个能与腼腆沾边的笑脸。
 
轰君,拍我吧。
男孩下意识说出口,却又因接收到身边人略显惊讶的目光,害羞地垂下头,用手挠着面颊。因为,难得轰君拿了相机,如果不照些什么好像很可惜呢、如果,能在轰君的相机里留下自己的身影,也好像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我是这么认为的!怎么样?男孩小心翼翼,像极了天真烂漫的小孩,歪着头,正担忧地看轰焦冻。
那是个冬天,轰焦冻一边朝沙发走去,朝哭泣中的男孩走去,回忆如泉水般涌上来。寒冷的冬天,除了白色一无所有的寒冬,因为他的存在而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想要记住的事情,一件也记不清了;唯独关于你的一切,从没有忘记。

轰焦冻一走进他,心不由软下来,嘈杂的音乐远离他,令他作呕的酒味也挥散而去,好像除了眼前的他以外,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没有。
上鸣电气识相地挪开座位,做了个请的手势,轰焦冻顺势坐下,手轻触在绿谷的后背,一下又一下抚摸着。“绿谷。”轰焦冻贴在出久耳边喊了一声,出久以肉眼可及的速度猛地颤抖一下。
“轰君……”喃喃自语般,他抬头,涣散的瞳仁看了轰焦冻一眼,却又正是这一眼,数万颗流星在这一瞬间,坠落进他眼里,点亮他灰暗的世界,让他再次熠熠生辉,所有的委屈和悲伤都找到了归路。

他的手在颤抖,所有想说的话全部被含在嘴里,比他吃过的任何一颗糖果还要甜蜜地融化在他口腔。

轰焦冻知道绿谷会做什么。
于是,他张开双臂,如同捕风一般,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这时候,绿谷出久猛地扑进他怀中,恍若一只大猫,在他温暖的胸膛里蹭了又蹭,乱糟糟的头发更加凌乱,身上的酒气也沾染在了轰焦冻的衣服上。他眯着眼,两只手穿过手臂缝隙,紧紧依偎着他。他们从来没有如此亲密无间。
“喜欢……”
绿谷仰头,将下颔挨在轰宽阔的肩膀,热乎乎的气息全喷洒在轰焦冻颈脖间,焦冻只觉得痒得闹心,耳朵却竖起来仔细听绿谷在说什么。
“我啊,最喜欢轰君了……”

“嗯。我也喜欢绿谷。”轰焦冻笑得很淡,眼睛却跟着一起笑了。他拍拍出久的背,又把他身子立起来,而后转身半蹲,把绿谷整个人靠在自己的背上。
——所以,我们回家吧。
轰焦冻说的很小声,尤其是那句回家。因为那并不是个家。只不过是个供雄英学校的学生们休憩的地方。

“好——!”
绿谷出久是真的醉了,完全不顾英雄形象,像个小孩,兴高采烈地举起手,不断摇晃着,嘴巴张得大大的,笑的灿烂又耀眼。
出久不轻也不重,轰焦冻一站直就稳住了。接着,他向上鸣,丽日一行人道别,却被众人以嫌弃的眼神送出门,还在关门前不客气地说了句好走不送。门一关,就听见一群人在门里哀嚎丽日为什么真的要把轰焦冻喊过来,他们的眼睛和心身都因此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轰假装什么也没听见,他背着醉醺醺的,时不时要哼哼几声的绿谷回去了学校。

他说,只要对上他的眼睛,就算是冰川也得融化。

吻上那如啫喱般柔软的唇瓣,大脑好像供血不足,他晕头转向,呼吸急促,好像自己才是那个喝了大醉的家伙,手不知道可以放在哪里,悬在半空停留许久,最后自暴自弃地放在了男孩的腰上。
他们吻得仓促又粗暴,丝毫没有一点水平,只是想要亲吻,所以双唇相触而已。
“呼呼…”一吻过去,依旧不清醒的出久看着轰焦冻吃吃笑起来,“轰君,好可爱…脸都涨红了…”

轰焦冻气喘吁吁,肩膀一抖一抖的,抹去嘴角的唾液,随机他不甘心似的,一把推倒绿谷,将他双手压在过头顶。
“这样呢?”轰的刘海在半空竖直,那张好看的脸一览无余地收进出久眼里,他的一切都一笔一画刻在里面,那双美丽的眼睛,放着点点蓝光,像还有皱起的眉和微撅的嘴唇,这些净全成为了所有的起和因,勾起他的欲望,他的贪婪,还有绵延无尽的,对他的爱意,内心深处,有潮水在激烈地翻滚拍打。

“吻我。”似命令又似请求。绿谷闭上了眼。
——如你所愿。
轰低下头吻住绿谷,这次没有了先前的鲁莽,他循序渐进,先是啃咬起出久的嘴唇,又抬眼与其对视,再用舌头轻松撬开出久的牙关,他们缠绕厮磨,唾液交换的声音如水淹没整个房间。

接下来,轰君会要我吗…绿谷被这温柔的吻弄得迷迷糊糊,好像满脑子里都被灌满粘稠的蜂蜜,他这么一想,反倒清醒了不少,他不由得紧握住轰的手指,略显紧张。
或许,他们会就在这张凌乱不堪的床上翻云覆海,他会淹没在一望无际的海里,他将彻底成为轰焦冻的情人。

他紧紧闭上眼,在一阵狂喜和莫名的恐惧中徘徊游走,他感觉到轰焦冻冰凉的手指触碰到自己的肌肤。他正在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

快一点。
再快一点。出久恨不得甩开轰焦冻的手,自己干净利落地撕开碍事的衬衣。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滚烫。

然而下一秒,轰焦冻愣住了,空气在这一瞬凝固,紧接着,他做出让绿谷想也想不到的动作——他又规规矩矩地把绿谷的衬衣扣好,甚至站下床替他盖了被子。

“为什么?”
绿谷闷闷不乐,他把头缩进被单里,只露出一双大眼睛,正极度不满地盯着轰焦冻。“明明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不要急。”轰苦笑着低头瞥一眼自己已经硬得发疼的下体,在绿谷的额间吻了吻。
“我们有的是时间。不差现在。”
“真的吗?”绿谷眨了眨眼睛。
“真的。”
“真的是真的吗?”
“绝无半点虚假。”

出久略一思忖,一双手抬至轰焦冻眼前。轰焦冻困惑地欲言又止。拉钩。男孩说。
无奈又笑了笑,焦冻也伸出了小拇指,与之缠绕一起,在朦胧不清的光下,漆黑的夜里,没有月亮也不见云丝,一个只属于两人的秘密达成了。
一根两人都看不见却确实存在的红线,悄声无息地绕在了两人的小拇指上。

在这伸手摸不着边的无尽黑夜里,轰伸手前去拉下台灯。咔哒一声,房间归于黑暗之中。

晚安。
轰焦冻小声说。我想我是爱你的。因为我不想给你带来一个荒谬无知的一夜。
他侧躺在绿谷旁边,把绿谷搂在怀里,闭上了眼。

赶在黎明前,他和男孩一同熟睡过去。

END.

评论(6)
热度(102)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