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未遂

趁早开始一段不干净的关系吧。

英雄与龙不可兼得

CP:轰出[龙x人类]

注意:爆豪胜己友情客串,幼驯染友情向有.

 文/柰


“就在很久以前,我们的王国还被恶龙们所盘踞的时候,恶龙的首领命令国王,让他每隔一个星期便让他送去美人,美食与酒,如果不去就会来城里作恶。国王迫不得已,只能在每周日时,带着一位年轻的女子和美酒佳肴去到国家的边界,胆颤惊心地等待恶龙。

这样的日子令整个国家人心惶惶,贫穷饥饿被剥削的人民只能无助地哭喊,他们种出再多的粮食也不属于自己,就在国王也差点想要自我了断之时,一位无名的英雄挺身而出,他告诉国王,四天之内他将会拿着恶龙首领的首级来到他跟前,说完之后便拿起自己的宝剑,骑着骏马踏上了惩戒恶龙的征途。”

“四天之后,英雄果不其然拿着那头丑陋的恶龙的头颅献给了国王,他前去国王跟前耳语,转眼间一个时辰过去了,听完勇士的一番话,国王恍然大悟般地站起身,命令所有士兵出征讨伐龙,并将恶龙首领的头颅挂在最前方最显眼的地方。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人类取得了胜利,恶龙们像无头苍蝇一般仓皇而逃,躲去了一座森林之中不再出现……”

 

“从此,人们常言,我们的王国之所以能存至今日,是因为,总会有勇士在王国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时挺身而出,置自己的性命而不顾,拯救苍生。”

绿谷引子的手指轻划过书本上的字,一边朝旁边眼睛里冒星星的小出久微然一笑,把书本轻轻合上。

两人背后的窗户敞开,微风吹进狭窄的屋子里,窗帘像船中央蓄势待发的白帆一般鼓胀。

 

“就像欧尔迈特那样?”

“是的,就像我们王国里最伟大的英雄,欧尔迈特一样。”引子点头认可。

“嗯~~”出久腿一蹬,从劣质沙发上一跃而起,“真的太酷啦!”他大喊,开心得好像脸颊两边的雀斑也在跟着他跳跃。

引子吃吃笑几声,随后她放下书本,宠溺地把孩子举起来,原地转了几圈,巨大的裙摆犹如盛开的鲜花般绽放。

“我们的小久以后也会这么厉害哦。”引子温柔抚摸自己孩子的发,“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大——英雄。”

 

“我…大英雄…”

绿谷依偎母亲怀中,眼神有些呆滞,嘴唇微张,心脏跳动的声响恍若擂鼓在耳边重击。

风将书页翻动,恰巧停在了画有勇士的黑白画那页。描绘的是一个没有面孔的勇士正高举圣剑,画的左侧一角是恶龙的半张脸,它张大嘴巴喷出火焰,试图烧死这可恶渺小的人类。然而在火海一片中,勇士没有丝毫的动摇,坚定又勇敢地站立于它面前。

 

一粒小小的种子像羽毛般悄无声息地埋进绿谷的胸腔,岁月将其灌溉,闪耀着无尽的黑夜和沉闷的土壤也抹去不了的光辉。

 

 

“所以我们是真的要去讨伐龙吗,小胜……?”

“不然呢!你当老子来这里干嘛!”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是再在这里嚷嚷我就一拳把你揍在地上。听见没,书呆子。”

绿谷显然被吓到了,他认定自己的发小是个绝对比传说中的龙还要可怕的存在,于是选择闭上嘴,安安静静地走在他身后,顺便观察起自己周遭的地形和生长的植物。

 

距离绿谷还坐在母亲怀中听故事的年纪已经过去数年,稚嫩的面颊被岁月刮磨得方方正正,唯独那双圆溜溜水灵灵的大眼睛,还有那几粒雀斑始终还依然停驻在那张脸上,出久深吸一口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森林里除了偶尔鸟压过枝丫发出的声响以外算得上是万籁俱寂。

他朝爆豪望去,仅仅只是一个背影都令出久稍有些喘不过气。他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从小就打自心眼里和自己过不去的幼驯染为何要在这时候把战斗力为零的自己带在身边,那是因为,这整个小镇里,要说最了解龙的人,非绿谷出久他一人莫属。

虽然这是事实,但绿谷本人并不想承认,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或许只是在这个小的不行的小镇里的优秀者,不代表他走出小镇以后依旧会是。所以他谦逊又礼貌,愿意和每一个对龙这一种族感兴趣的人交流得热火朝天。他能在短短一分钟内背出所有古老种族的龙的全称和其特点,他也能光凭着小孩随笔拈来的涂鸦推测出这可能会是什么龙。

这项本领让出久的母亲引子骄傲不已,她觉得自己的儿子就算是个战五渣,也或许可以在这个肉弱强食的社会里好好生存下去。尽管出久总说自己想成为一个英雄,可实际引子已经全然放弃这个念头,作为一个母亲,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健健康康地长大成人,娶妻生子。

她时常会担心,因为龙这种被人类敬而远之的生物,就算看了再多的资料,背的住再多的龙种族,也不代表能够战胜,因为人类所知晓的始终只是龙暴露给他们的一小部分,好比是浮在海面的冰山,有谁又知道,或者敢说自己清楚——冰山下隐藏的那部分——龙无人知晓的一面呢?她很担心绿谷会不会长大以后哪天一时兴起跑去抓龙。

 

事实上,绿谷引子的担心是对的,可惜猜错了一个,那就是还没等绿谷出久成年,他就跑去作了这个死。

 

 

要说出久为什么会对龙这一种族如此痴迷,甚至不惜熬夜阅读有关龙的书籍资料,那便不得不提起他的小时候的一次经历了。

在绿谷出久八岁时,他曾在一次假期里和爆豪胜己以及其跟班一同去镇子上最古老的森林里去探险,然而在他们在石壁上攀岩,快要爬上山顶时,绿谷出久不幸摸到了一块滑石,重心不稳直向地面摔去,就在绿谷出久心想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倏忽间,一阵大风刮来,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吼叫声,一头巨兽从天而降,它猛地向自己扑来,咬住马上要摔在地面的他的衣衫,挥动翅膀把出久扔在了山顶。

那时候绿谷并不知道,原来那就是自己镇上人们口口相传,似真亦幻,虚无缥缈的龙。他只知道,那头怪兽非常美丽,尽管没有想象中的怪物那么庞大。它一半是犹如一片又一片深蓝色的三角形刀片堆砌起来的,另一半则长满了立体的红火的尖刺,眼睛的颜色也不同,一只是黑色,一只是宛如天空般的湛蓝色。更使出久难以忘怀的,是它的右眼附近有巨大的几乎覆盖过肌肤的伤疤,令人揪心又恐惧。

“你是谁……”绿谷颤抖着身子,已经感觉不到心脏的跳动,无力地瘫在地上。那怪兽只是淡漠地扫了绿谷一眼,鼻子里重重喷出热气,再次挥了挥翅膀,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那天出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回去之后还发了三天三夜的高烧。这一场怪异的大病把引子吓得整日以泪洗面,心神不定,口口声声说,如果出久能熬过去,她就一定会信奉基督教,请求神明大发慈悲能够饶不懂事的出久一命,跑去了那个历史悠久充满禁忌的森林中去,更不该与那邪恶的龙对视。

神明当然是不可能存在的,好在即便如此,绿谷出久也挺过去了。

 

从那时起,那恍如闪电般降临自己身边的龙成为了绿谷心中的一个小疙瘩,并且跟着他岁数的增长,这个小疙瘩也逐渐变大,直至最后,说是占据了绿谷出久的整个世界也不过分。

他心里知道,龙在他所生活居住的地方,那些人们的心中,是邪恶的、必须得讨伐的存在,但即使如此,他也想去见那天遇见的幼龙一遍,想对他亲口一声谢谢。绿谷出久一直都记得那张面孔,比起成年龙要小许多倍的躯体,他一直把这个想法藏在心底,用着因为渴望成为英雄,所以想了解自己将来会

他和爆豪胜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大相径庭。如果爆豪要伤害龙的话,他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去阻止他,就算之后会被挨上一顿揍,大骂自己是个懦夫傻子,根本没有成为勇士,英雄的本质。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英雄与龙不可兼得吧。

 

在绿谷在想这些乱七八糟无聊又好笑的事情时,走在前面的爆豪已经停下脚步,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自顾自走路的出久并没有注意到,他低着头手捏下巴,嘴里嘀咕嘀咕个不停,才走几步就撞在爆豪的后背。

“小胜你……!”

“嘘!”爆豪没有像往日那样冲绿谷就是一顿乱骂,而是拽着他往左侧的斜坡跑去,然后按着出久毛茸茸的脑袋躲进草丛里。

“怎么回事?”出久没有在意自己的头发被爆豪这么胡乱扯掉了多少根,或是心疼自己刚穿没多久的马甲被地面的泥土蹭的脏兮兮,回家后不知道又要浪费多少水资源来清洗,他只是急切地想知道现在的状况是怎样。重新观察起周遭之后,他发现这里比起之前他们到过的地方,草木要茂盛许多,并且树叶高上好几倍。一丝不经意的推测闪过绿谷的脑海,他有些激动地咬了口下嘴唇瓣。

“找到龙了。”爆豪一边皱眉注视不远处,一边冷漠回复:“刚刚我看见一条龙从上面飞了下来。应该在左前方的树丛后面。”绿谷定睛一看,确实有黑影正在树丛间晃动,但因为距离较远且遮挡物太多,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扭过头时被身边的人的举动吓到。只见,爆豪抽出腰间的剑,左脚微屈,脚尖压地,打算助跑之后冲去龙背后偷袭。

 

出久着急的差点大声叫起来,心跳到了嗓子眼,“等等,别!”

“啊?”爆豪极其不耐烦地回过头,“废久你想干嘛。要是你这家伙想阻扰我,我会杀了你啊。”

“不,我,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种族的龙,意思是说,当他开始进攻时使用的招数也是未知数……”

“啰啰嗦嗦的干什么!有什么主意赶紧给老子提!”

“——我我我我的意思是,可以先让我去观察一下!”

爆豪略一沉思,觉得出久这番话不无道理,于是点点头,叫他快去快回,自己在这里等着,要是出事了就过来支援。当然说话时的语气和态度相当差劲。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走过小路,避开可能会发出声响的东西,凭借自己瘦弱的身体躲在树后,这次,他彻底看清了。对方的的确确是龙。并且是火龙一族里的最古老的匈利亚树蜂(见注释1)。

绿谷出久的脑子飞速旋转后得出了许多种应对方案,但他已然忘记去猜想为何这种古老的火龙会出现在这座森林里的原因,他转过身准备一口气奔回爆豪胜己那边,却万万没想到,一不留神自己竟踩断了一根树枝丫。

 

咔擦一声。这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声响在寂静的森林里传出。

天生就警惕高反应力快的火龙立即扭头,对准声源,也就是绿谷所在之处喷出烈焰,让原本他能躲藏之处此刻皆在火焰的舔舐下为灰烬,滚烫的火焰边缘烫伤了绿谷的皮肤和神经,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坐在地上,两脚乱蹬,连连后退,眼睁睁看火龙对着天空怒吼一声,恼怒地朝他奔去。

“废久!接住!!”

爆豪的怒吼声传进出久耳中,他低头一看,一把剑正插在土壤里等待他拔出。绿谷出久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啊啊啊啊——”他一面嘶声力竭地大叫着,一面敏捷地向火龙的身下冲去,对准了他的软肉,狠狠插入,鲜血一时间从火龙的肌肤里渗出,火龙颤抖了一下,叫声变得惨烈,它抬起爪子猛地向绿谷出久挥去,阳光从龙的爪间缝隙穿过洒在绿谷身上,他下意识抬起胳膊捂住脸,准备老老实实接受龙的愤怒。

“不管是谁,救救我吧!”

这么想着的绿谷,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条幼龙的面孔,那双漂亮的异瞳。电光火石之间,绿谷的身边忽然卷起一阵风,他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什么东西往后一拽,火龙的爪子扑了个空,一双翅膀顿时将他藏在里面,他周围一片漆黑,耳边传来两条龙低低的嘶吼声,比起说是在挑衅对方,更像是在交流。对面那只火龙忽然又喷出烈焰,这似乎预告着沟通并不顺利,而保护着绿谷的龙似乎也放弃了与火龙交流,又重新张开翅膀,带绿谷一起向天空飞去离开了。

 

大概穿过了整片森林后,龙终于在一个洞穴前驻步,它先小心翼翼地将绿谷出久放下,接着再着陆于地面。

——真的是它!!

绿谷出久激动得难以言喻,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没想到仅仅只是相隔十年之后,他们便又再次相遇了。甚至连相遇的契机都那么似曾相识。如今的它已经彻底蜕变,巨大有力的翅膀,庞大勇猛的身躯,还有长满尖刺的尾巴,但那双眼睛却一如往日,耀眼又美丽得令人挪不开视线。

出久试着张嘴想说些什么来打破这沉寂,嘴唇微动,然而龙那边却出现了异样。就在绿谷睁眼闭眼的这几秒里,只见这条分不清种族的龙的身体徒然飘出了点点火星,旋即一团诡异的火焰将龙包裹,绿谷出久猛地一颤,惊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他没有一丝犹豫,冲上前去准备救它,却没想到一阵热浪袭来,阻挡了绿谷的脚步,龙的身体在火中一点点消失,而替而代之的,却是一个留有一头短发的浑身赤裸的男子。

 

“你……”绿谷出久说不清自己是被吓到了,还是太过于惊讶,总之此刻真的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瞪大眼看着这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背后的翅膀正无声地告示着他的身份。

“我叫轰焦冻,请多指教。”男孩用一种陌生的口音朝绿谷搭话,那双漂亮的异瞳里闪着光,随后,他对绿谷出久伸出了手。

 

 

注释1:

匈利亚树蜂

出自《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TBC.

不好意思之前在LOFTER发布了些争议性太大的言论/(ㄒoㄒ)/~~请大家不要在意我,大家一起好好爱轰出吧!!!!

评论(5)
热度(113)

© 執筆未遂 | Powered by LOFTER